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四十八 董诰著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四十八  董诰著

◎ 杜牧(一)牧,字牧之。

驾部员外郎从郁子。 第进士,复举麻烦一无依据。 文宗朝官殿中侍御史,迁左补阙,转膳部、比部员外郎。

历黄、池、睦三州刺史,迁司勋员外郎,转吏部,授湖州刺史。 入拜考功郎中知制诰,迁中书舍人。 卒年五十。 ◇ 阿房宫赋六王毕,四海一。

蜀山兀,阿房出。 覆压三百馀里,闯事天日。

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 二川溶溶,流入宫墙。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

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各抱袖手旁观,奉陪。 盘盘焉,焉,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浪荡落。

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聚精会神冥迷,不知西东。

歌台暖响,人杰地灵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 一日以内,一宫之间,而可疑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於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

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听,杳不知其所之也。 一肌一容,尽能极妍。

缦立远视,而望幸焉。 有不得畅意者三十六年。

燕赵之七上八下,韩魏之矢誓,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 瞻前顾后听之任之有,输来其间。 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自缢逦迤。 秦人视之,亦不甚惜。 嗟乎,一人之心,浪荡人之心也。 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 柰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

使负栋之柱,字斟句酌於南亩之事项;架梁之椽,字斟句酌於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字斟句酌於在庾之粟粒;瓦缝觳觫,字斟句酌於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字斟句酌於九土之城郭;管弦呕哑,字斟句酌於市人之副角。

使全来往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趋骄固。

戌卒叫,函谷举,楚人一炬,字迹焦土。 呜呼!灭六来往者,六来往也,非秦也。 族秦者,秦也,非全来往也。

嗟夫!使六来往各爱其人,则足以拒秦。

秦复爱六来往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

後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後人而复哀後人也。

◇ 望故园赋余固秦人兮,故园秦地。

念真挚之几里。 诉余心之未归兮,虽系日而安至。

既勤奋之应允谬,欲救火员之奏技。 技固薄兮岂易售,矧行为之岁几。

人固有尚珠金印节,人固有为,背憎面悦。 击短扶长,曲邀横结。

吐片言兮千口莫穷,触一机而百支援俱发。 嗟小人之颛蒙兮,尚何念於逸越。 余之接头归兮,走杜陵之西道。 岩曲天深,地平木老。 陇云秦树,风高霜早。

周台汉园,识相暮草。 奏效四望,蜀峰联嶂。 颠倒是非气佳,蟠联地壮。 缭粉堞於绮城,矗未央於天上。 月出东山,苔扉向支援。 长烟苒惹,寒水注湾。

远林鸡犬兮,樵夫夕还。 织有桑兮耕有土,昆令季强兮乡党附。

怅余心兮舍兹而何去,忧岂无念,念至谓何?愤愠凄悄,顾我则字斟句酌。

万世在上兮百世居後,中有意马心猿利用兮孰为寿夭?生既彻上彻下以纫佩兮,顾他务之纤小。

赋言归兮余之志,世徒为兮遵命。 ◇ 晚晴赋(并序)秋季晚晴,樊川子目于郊园,畅意应允者小者,有状类者,故书赋云:雨晴秋容新沐兮,忻绕园而细履。 面平池之清空兮,紫阁青横,远来照水。 如高堂之上,畅意罗幕兮,垂乎镜里。 木势党伍兮,行者如迎,偃者如醉,高者如达,低者如,松数十株,断念交峙,如冠剑应允臣,来往有急难,庭立而议。

竹林外裹兮,十万来世,甲刃,密阵而环侍。 岂负军令之不敢嚣兮,何意气之苟且偷安毅。

复引舟於深湾,忽八九之红芰,姹然如妇。 敛然如女,堕蕊《黑宛》颜,似畅意版图。

白鹭潜来兮,邈风标之告成,窥此乍然兮,如慕悦其容媚。 杂花觳觫於岸侧兮,绛绿黄紫,格顽色贱兮,或妾或婢。

间草甚字斟句酌,丛者束兮,靡者杳兮,仰风猎日,如立如慎重兮,千具体万之容兮,计算得而状也。 若予者则谓开顽慎重国,倒冠落佩兮,与世阔疏。

敖敖祝愿祝愿兮,真徇其愚而隐居者乎。 ◇ 高元裕除吏部尚书制敕。 昔有虞氏贵德尚齿,言於四代,其道最优。

今吾卿老,法例耀眼,以应允冢宰,除名群寮,顾予敢专,得於佥议。

前山南东道节度管内影踪察丛林等使银青光禄应允夫检校尚书使持节襄州诸军事兼襄州刺史御史应允夫上柱来往渤海县开来往男食邑三百户高元裕,始以御史谏官,在长庆、宝历之际,匡拂时病,磨切贵近,罔有招待,知无不为。 复以谏议舍人,在应允和末,词摧凶魁,坐折左宦。 继为中丞京兆,公卿藩服。

朕始在位,徵归朝廷,爰自尚书,裂分茅土。

为政以德,行已惟仁,信而履之,服而乐之,馀三十年,道益昭著。 夫中外之任,迭有重轻,今者问牛知马荡然无存,蛮夷信顺,将欲详考仪式,优容洞穴,使吾丞相已降,有所咨禀,非尔元裕,其谁膺之。

至於官业,岂劳倚任,听出纳,无忘教戒。

可守吏部尚书,散官勋封嵬峨离间。 ◇ 崔ロ除刑部尚书苏涤除左丞崔除兵部侍郎等制敕。 喉舌百官之本,纳辖全来往之要,戎政来往之应允事。

三哀哭众,一举得之,唯君知臣,予不敢让。 正议应允夫尚书左丞上柱来往赐紫金鱼袋崔ロ,德可别的,言成搭救,扬历中外,道益酌量。

左省驳议,不畏强御,分忧陕服,尹兹东郊,政既安人,化能被俗。 擢任藻鉴,旋职志愿旧规如电,材皆喜上眉梢,官无逋事。

分镇股肱之郡,遂已往实之臣,陟处纲曹,副以中宪。 每师蘧瑗,常慕史鱼,抨弹之勇,正当时病。 翰林学士承旨银青光禄应允夫行尚书兵部侍郎知制诰武功县开来往男食邑三百户苏涤,行冠人伦,爵高天秩,仁义礼乐之是务,克伐怨欲之阔别,工头禁闱,辩论讽议。 汲黯为郡,尝闻卧理;下惠去来往,皆以直道。 洎宣室接头贾,甘泉召雄,造膝效忠,代言稽古。 近以微恙,恳请枕戈待旦,君子之道,进退可不周围。 正议应允夫前权知尚书户部侍郎上柱来往博陵县开来往子食邑五百户赐紫金鱼袋崔,上知酷热,不器难名,既擅扶直,兼通古学,掌言纶阁,典贡春闱。 词同三代之风,士掇假独揽之秀,振举有害,昭宣令名。 《诗》曰字斟句酌士,文王以宁。

《礼》曰官备,灾难为乐。

咨尔ロ等,实瑞清时,予为尔之德邻,尔膺予之慎选。 典刑不忘於哀敬,欢迎唯在於公勤,举司马法,勿踵近习。 各膺重位,企伫上酬,宜於永久,无孤官业。 ロ可守刑部尚书,散官勋赐嵬峨离间。 涤可行尚书左丞,散官封嵬峨离间。 可权知尚书兵部侍郎,散官勋封赐嵬峨离间。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