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倾国:凡女乱天下敷宗槿,阮祺萱全文 7个字情书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风华倾国:凡女乱天下敷宗槿,阮祺萱全文 7个字情书

主角敷宗槿,阮祺萱风华倾国:凡女乱天下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重生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丧母,流浪,复仇。 阮祺萱的童年经历注定了她不会是凡尘中碌碌无为之辈。

拜师,寻亲,入宫。 恩人不代表观念相同,血亲不表示一脉相承。

遇险,遭叛,濒死。

究竟世间谁人可信,谁人可靠?过尽千帆,她是会浴火重生,还是看破凡尘,常伴青灯。 精彩章节应珙等人到达谢家已是第三天。

这一天,他们要启程回到应家去了。 听说他们要回家,谢雪臣二话不说就亲自来到他们居住的厢房帮忙,每一个物件都着人仔细放置好。 应珙与谢薇带来的行李并不多,所以一切只是稍作收整就打包完毕了。

谢裘舍不得谢薇和应珙这么快就离开,再三挽留,谢薇终于让步,答应在谢家用完午膳再离开。

午膳过后,纵然谢裘万般不舍,谢薇和应珙还是要回应家去了。

临行前,趁着谢薇和应珙与董氏、王氏他们道别,谢雪臣遣退了丫鬟,静静地走到阮祺萱身边。

“祺萱……”正在看顾着行李的阮祺萱回过头,撞上谢雪臣充满歉意的眼神。 “祺萱,昨天的事情……我想要给你道个歉。 我的态度不应该这么强硬,也不应该……对你说那样无礼的话……”谢雪臣低着头,神色很是懊恼。 在昨日阮祺萱离开后,谢雪臣渐渐平静了下来,心中对她的歉意越来越深。

若是不及时道歉,谢雪臣肯定难以心安。

谢雪臣的魅力在于她的聪慧善良,不论身份都能一视同仁,而且所说的句句肺腑,才让人觉得真诚可信。

只不过在此同时,她又善于审时度势,每每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所在。

可见她确实承受得起温硕郡主这个名号的。 其实经过昨晚,阮祺萱已经没有细想这件事情了。

就像应珙所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数,她阮祺萱又何必去管别人的命数呢?“我知道你只是担心我……只是……除了祖父,从来没有人这么提醒过我……”谢雪臣羞愧地低下头,可还是被阮祺萱发现了她眼神中那几分哀伤。 人人都看到她光鲜亮丽的郡主身份,却极少人真正关注她的感受。

太后对她有所图谋,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太后对她的好其实是利用罢了。

所以当她听到阮祺萱的提醒,她才会那样愤怒,她不愿意相信,也就不愿意别人戳穿。 阮祺萱吃惊地道:“这么说,表小姐早就知道?”谢雪臣无力地点头,表情也变得落寞,“知道又如何,难道跑到太后面前质问她为什么欺骗我吗?”阮祺萱顷刻哑然。 “我身后有整个谢家,就算我明知太后对我虚情假意,我依然要装作毫不知情继续真心实意地侍奉她。 祺萱,我羡慕你,你聪明灵活,气度不凡,又如此心思缜密。

虽然你没有家族的呵护,但是你自由自在。 谢家需要我这个郡主来稳住太后,稳住陛下,太后又何尝不是借我来牵制谢家呢。

总是要有人来充当这个角色的,我心甘情愿。 ”她说得云淡风轻,然而阮祺萱却从她眼里看到一种可怕的神情,那是一个人,明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命运时的,认命的眼神。

谢家一门精英,太后自然不能让他们有功高盖主之势。

温硕郡主的存在可以说是恩威并施的最好手段。

只是可怜了夹在谢家与皇家之间的谢雪臣,若有变故,牺牲的就是她。

太后借谢雪臣来警告谢家,甚至其他世家,皇权始终在陛下手里。 皇权可以将一个毫不相干的人提升,也可以将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狠狠舍弃。 是进是退,完全掌握在底下的官员手里,但是死是活,就不是他们自己能说了算了。

阮祺萱深深地皱眉,她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 她甚至觉得自责,因为是她让谢雪臣浮现起了这种哀伤的愁绪。

谢雪臣反过来安慰阮祺萱道:“祺萱,我感激你肯为我想这么多,只是,你本来不应该参与到这其中的。

珙表妹需要你,你心细如发,又仗义为人,你在表妹身边照顾她,我们都能放心了。

”阮祺萱不住地点头,心中不免有些叹息。 谢雪臣即使明知自己的身份是把双刃剑,但仍义无反顾地接受着。 只不过,即便她不愿意做这个角色,又能如何呢?亲自封她做郡主的可是当今太后,陛下的生母。

皇命难违,又岂会在意一个小小名门闺秀的意愿。 她蹙眉道:“表小姐你放心,祺萱知道怎么做了。

”谢雪臣静静地点头,眼中渐渐生出别样的神色。 “但愿日后,还能再与祺萱姑娘这样的通透之人见面。 ”阮祺萱微怔,抬眸对上她平静如镜面的眼,随后稍稍低头,却没有对她这句话太过在意。 “谢表小姐夸奖,祺萱也期待日后有见面的机会。 ”转眼间已到了入宫的日子。

这日午饭后,宫里来了轿辇接应珙与阮祺萱入宫。

那天应珙等人从谢家回来之后,阮祺萱便向应齐说起了谢薇拜托的事情。 一开始,应齐对于阮祺萱所提也很抗拒,但是阮祺萱执意如此,应齐最终也点头应承了。

但是,这也意味着应齐和谢薇要一下子与两个女儿分别了。 此去,一家人未必再有机会重聚。

“珙儿,进了宫之后就要好好伺候陛下和太后。

宫里规矩严,不比家里可以任你放肆的。

”应齐握住应珙的双手,装作云淡风轻,然而眼里的哀怆却完全出卖了他的不舍。 谢薇泣不成声,总是抬手用衣袖擦去泪水,以便再仔细地看清女儿的面容。 她与应珙相顾无言,唯有走上前将应珙紧紧抱在怀中。

应珙早已经哭成了泪人儿,连说话都哽咽得说不清楚。 尽管阮祺萱很伤感,但还是强颜欢笑道:“父亲,我们知道了。

您和姨娘、哥哥要好好保重。

”飞盈哭得眼圈都红了,应国非体贴地拍了拍她的肩头。 阮祺萱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些安慰。 就连阮祺萱这个半路进府的人都看得出来应国非与飞盈之间有感情,他们两个却怎么也不对对方坦白。 飞盈朴实能干,又乖巧可人,即便是奴婢出身,也不会影响她成为应国非的妻子的。

只可惜今日她和应珙入宫,估计也看不到他们终成眷属的一天了吧。 阮祺萱想了想,上前对应国非说道:“哥哥,妹妹不在家你可要好好照顾父亲和姨娘,家里的生意你要帮下忙。

”她顿了顿,突然凑近了应国非的耳朵,“飞盈是个好姑娘,珍惜眼前人。

”应国非一愣,眼圈一红,说不出话来,只得连连点头。

将应珙扶上轿辇后,阮祺萱含泪莞尔一笑,缓缓走到轿辇前又停下回头望了望应府,看了看这个气派的门庭,回过头,上了轿辇。

有一位公公大喊“婉美人入宫——”,迎接的一行人便缓缓起动,朝着皇宫的方向去了。 阮祺萱轻轻撩起帘幕,想最后看一眼伴她这么久的地方。 一路上百花竞放,鸟语花香,百姓也都喜笑颜开,一如半年前的国泰民安。

接下来,又是一场梦的初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