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律或散任纵横——格律与自由的对立统一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或律或散任纵横——格律与自由的对立统一

  诗是一个多维存在,在它的各个维度,都有规律可循。

比如,形式、内容、功能、艺术风格、创作方法、创作能力形成等等。 诗与其它文学品种的首要区别在形式,因此,本文将诗在形式方面的规律,即与自由的对立统一作为诗的第一个规律,来加以阐述。 与自由的对立统一指的是,从宏观上看,诗可二分为格律体与自由体;从微观上看,任何一首诗,不论格律体与自由体,其内部都有格律与自由两种成分,即使非常严格的五律、七律,五绝、七绝,也具有自由色彩的一、三、五不论和各种拗救,以及邻韵通押和多式音节。

而自由体中,也不能丧失诗的基本元素。 可以说,格律体中是大格律、小自由,自由体中是大自由、小格律。 需要对格律一词的三种含义略加解释。 一、唐朝以前,格指古诗,律指音律。

二、格律诗,即唐朝形成定体、定句、定音、定韵的当时所谓近体诗或律诗。 这种诗体由南朝永明体起步,到唐朝在宫廷最终形成。

武则天的重视,上官婉儿的主持,沈佺期、宋之问等的运作,宫廷入乐和赛诗的需求,都是其形成的原因。 后来宋词、元曲都被纳入格律诗的范畴。

三、新诗产生以后,有格律化新诗,这里的格律指的是押韵、音节、对称、有规则的分行、分段等基本元素。

自由体占主体地位。 李白时代,格律体已成熟并广泛流行,但李白的创作却以古风和乐府为主,这都是自由体。

自由体的《蜀道难》使他得到“谪仙”称号,自由体的《梦游天姥吟留别》被视为他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杜甫的诗集中格律体占多数,但使他得到“诗圣”称号并影响深远的却是自由体的《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北征》、“三吏”“三别”等一系列五古、七古。 白居易受到好评的也是自由体的《琵琶行》《长恨歌》《卖炭翁》等。 唐以后的历代大诗人,都在写格律体的同时,创作过大量的自由体诗歌,由此确立了他们在诗史上的重要地位。

之所以如此,是由于自由体的作品体大容广,可以无限扩张诗的内容,形成较高质量,对读者产生较强震撼力。 形式是为内容服务的。

如果把格律置于头等重要位置,很难写出头等好诗。

历朝历代,尤其当前,格律体的赛事会连连举办,赛诗时格律要求十分严格,出律的作品难以入围,获奖作品都是严守格律的,但未曾听说有哪一届赛诗的获奖作品能众口传颂;相反,受到广大读者追捧的倒是那些自由度较大的诗作。

香港市民评选最受欢迎的十首唐诗,排第一位的是孟郊的《游子吟》,是自由体;十首之中,有五首并未严守格律。 武汉大学教授王兆鹏等研究唐诗、宋词,出版了《唐诗排行榜》《宋词排行榜》,名列前茅的大多有出律处。

看来,古代著名诗人们并没有将格律视作铁律,诗选家、诗论家也都对格律抱宽容态度。

所谓带着镣铐跳舞,是后来者的事。 在广大读者心目中,要格律也要自由,他们不喜欢走极端。

历代伟大诗人也不拘于格律,他们慷慨激昂、豪迈奔放,是时代精神的高歌者,而不是斤斤于一字一词的诗匠、诗奴。 诗的形式在不断演进。

格律诗有一个形成、解放、再形成的发展过程,从四言发展到五言,从五言发展到七言,五言、七言在唐代形成严密的规则,200余年后产生了杂言式的宋词,宋词由灵活松散的形式被严格规范,有了词谱;200多年后又产生了元曲,元曲之后又有了自度曲。

这些格律形式相互之间的关系是相近而不相远、相容而不相斥。

我们应该把握这个特点来进行新格律诗的探索。

当前我们的诗词界提出了一个很好的口号,叫求正容变。 变是必然的,而首当其冲的是音韵之变。 格律诗至今仍使用平水韵。

北宋亡后,金朝人在临汾建立了北方印书中心。

临汾在神话传说中有一条河叫平水河,所以临汾也被称为平水,在当时临汾印行的书通称为平水版,临汾印行的韵书被称为平水韵。 平水韵可溯源于隋朝韵书,隋韵又源于南朝,1500余年了,不少字的读音与现行普通话相异,实际已不押韵。 但格律诗的作者们由于审美惯性的作用,明知平水韵已不谐音律,仍通用不已;让他们用新韵,是困难的。

有些格律诗作者,在平水韵的基础上按当代普通话的读音进行二次选择,所选韵字既符合平水韵又符合当代音韵,这自然是上乘之举。 要着力创造新诗体。 当下的自由诗,作者大多在内容特别是思想性上着力,对形式却漫不经心。 天生万物皆有型,而目前的自由诗却大多无型,虽然也有许多佳作,但总体状况不能令人满意。

尤其是,自由诗与格律诗划疆而立。

格律诗作者一般不读自由诗、不写自由诗;自由诗作者很少读格律诗,更不写格律诗,这是当前诗歌界的重大缺憾。 不吸收对方的优点,就会放大自己的缺点:格律诗走向板滞,自由体趋于散漫。 如果二者取长补短,效果肯定会好一些。 新中国成立以来,也有少数两栖诗人,格律诗、自由体都写,而且都写得不错,足以证明二者的结合或互济是一条通途。 格律体和自由体的作者们要团结合作,为创造社会主义的新诗体共同努力,要寻找格律体和自由体的最大公约数,即二体作者都可接受的部分,来创建新诗体。

创建新诗体,《诗经》足可参照。 诗300篇,各不同体,又各自成型,是格律与自由成功结合的典范,在形式上颇具中和之美。 新诗诞生以来,不少作者精心探索新格律体,试写了六言、六六谣、八言、九言、十二行诗等,引起了诗坛重视。 唐朝格律体的形成如果从南朝齐梁时代算起,经历了200余年的探索。 我们推翻封建制度从而创造新诗体才100余年,再有100余年,期望可以比美甚至超越唐诗、宋词、元曲的新诗体有可能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