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你不是在我身边吗?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九百零八章 你不是在我身边吗?至尊特工最新章节

秦阳挂掉电话,转头看向旁边的韩青青。 韩青青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担忧,还有两分开心,担忧自然是为她的母亲蒋云担忧,开心是因为秦阳讲了他会亲自去处理这件事情。 韩青青对秦阳了解颇多,她知道他是隐门弟子,实力强大,背景雄厚,从她认识他到现在,好像从来就没有任何事情难得住他,只要他愿意帮忙,那一切事情肯定都能搞定。 “你要去塞浦路斯?”秦阳呵呵笑道:“对啊,这些事情电话里说总归是觉得说得没那么清楚,而且不管如何,我也没办法做什么,只有到了现场,再具体想办法处理问题,你放心吧,你们本身又没做什么,不管如何,我都会解决事情,安全的护着阿姨回来的。 ”韩青青咬了咬嘴唇:“这个事情,恐怕我也要去的。

”秦阳愣了一下:“我去不就行了吗,你去干什么,那个地方现在显然也不是那么安全的……”韩青青苦笑道:“我毕竟是继承人啊,如果我都不露面,那很多事情你也没办法处理啊。 ”秦阳眨眨眼,好像说的很有道理啊。 韩青青肯定是具有继承权的,但是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变得无比复杂,甚至还有创始人被杀掉,秦阳是不太想韩青青参杂其中,但是如果自己一个人去,好像名不正言不顺啊。 要不,写个授权书?韩青青似乎明白心中所想什么,声音轻微而坚决:“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我们的事情,如果在你站出来帮忙的时候,我们都躲在一边,那算什么,所以……我和你一起去。 ”秦阳吃了一惊,转头看向韩青青:“你也要去?”韩青青肯定的点头:“当然要去,我也想知道,我父亲当初到底给我留了什么东西……”稍微停顿了一下,韩青青微笑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将我应得的全部拿回来,毕竟那是我父亲给我准备的嫁妆。

”秦阳看着韩青青,韩青青微笑着看着秦阳,神色坚定,不可动摇。

秦阳沉声说道:“这件事情现在已经变得颇为麻烦,一个股东卷款逃走,一个股东被人暗杀,可想而知,在黑暗中肯定有人守候着,有人图谋不轨,你去的话,作为继承人,你可能会陷入危险当中……”韩青青眼光直直的盯着秦阳:“你不是在我身边吗?”秦阳苦笑:“对,我是在你身边,但是我的实力也有限,如果真遇到强大的对手,我未必能够打得过。

”韩青青微微一笑:“如果这些对手真的是想让我死,让帮我的你死,在你都无法打败他们的情况下,你就不用考虑我了,就算真发生啥事,我和你一起面对……哪怕是死亡。

”秦阳听到韩青青这么一说,心脏微微颤了一下,佯装无事的笑道:“哪那么夸张,我这么厉害的,不过一场商业收购案而已,谁又会在意,出手对付我呢,我可不是谁都能对付的……”韩青青微微一笑:“那不就行了啊,你是在帮我,让我躲在后面,我可受不了,不管遇到什么困难,请让我们一起面对,行吗?”秦阳想了几秒,好像蒋云在那边这么长时间也没啥事吧,不过是为了钱,既然韩青青母女都不在乎这个继承权,那应该不至于会招来人对付吧。

“你可以给我写授权书嘛,等于我代表你去,那不就行了吗?”秦阳虽然心中想着,但是嘴里却依旧劝说着韩青青,毕竟韩青青不是修行者,只是一个普通人。 韩青青摇头:“我知道我能力有限,但是不管如何,请让我和你一起面对,遭遇了危险的情况,如果你没有能力保护我的时候,请保护好你自己……记得帮我报仇就行。 ”秦阳听着韩青青的话,顿时有些无奈。

她是铁了心要一起去塞浦路斯啊。 秦阳看着韩青青那坚决的神情,犹豫了一瞬间,也不再坚持:“行,那一起去塞浦路斯吧,不过你必须得听我的,如果有危险,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韩青青毫不犹豫的答应道:“那是自然,我一定会听你的话。 ”秦阳笑道:“行,那就这么定了吧,晚些我回去就定机票,我们两个一起去塞浦路斯……”韩青青点头:“好!”秦阳眨眨眼:“塞浦路斯的海景可是非常美丽的,而且华夏人移居过去的人挺多,应该不会让你感到异乡的无聊。

”韩青青有些意外的看着秦阳:“你对塞浦路斯有了解?”秦阳呵呵笑道:“没去过,不过网上了解过,也听一些人说过。 ”韩青青忍不住微笑道:“你还有不知道的事情吗?”秦阳表情无奈,苦笑点头:“至少我不知道那些暗中对付我的人是谁,也不知道柳赋语到底现在要准备做什么,揍我一顿是为了出气,还是为了其他原因……”韩青青听着秦阳的话:“柳赋语?今天上午和你……打架那个漂亮女人?”秦阳嗯了一声:“隐世宗门水月宗宗主的弟子,实力比我强。

”韩青青眉头微微皱起:“如果这样的话,那等期末考试之后你便躲着她就是,这不都暑假了吗?”秦阳苦笑:‘我答应她不在躲着她了,不管如何,我挨了一顿揍没问题,但是不能一直挨揍啊,迟早要打回来才行,否则估计就要轮着我师傅我师公来揍我了。

”韩青青眉眼都舒展开来,眼光中带着几分忍俊不禁的笑意:“你师傅师公来找你,是帮忙报仇呢,还是觉得你丢了隐门的脸面?”秦阳听着韩青青那充满笑意的话,自然知道她是调侃自己,苦笑道:“帮我报仇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他们是长辈,不可能出手对付一个晚辈的,最多是狠狠的批斗我一顿,怒斥我太渣……”韩青青同情的看着秦阳脸上那坨已经越发明显的青肿,忽然侧头问道:“你脸上都挨了一下,那岂不是身上挨了更多下?”秦阳愣了一下:“差不多吧,反正人都快肿了……这事你可别出去啊,简直太丢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