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回 杨延朗暗助粮草 八娘子大战番兵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四十一回 杨延朗暗助粮草 八娘子大战番兵

,何以当之?”孟良曰:“殿下请勿虑,待北兵稍缓提备,小可偷出谷口,回至三关,招取救兵,殄此丑虏。 ”八王依其议,遂按甲不出。

却说耶律学古困了宋臣,与张猛议曰:“我等只坚守于外,彼虽有霸王之勇,不能出矣。 ”猛曰:“此计极高,但恐中朝知此消息,必有兵来救应。

不如乘此机会,奏知娘娘,自提大兵相助,则可成功。 ”学古曰:“君论诚高。

”即遣番兵径赴幽州,奏知萧后。 萧后闻奏,与群臣商议。

耶律休哥奏曰:“既北兵困却宋臣,此好消息也。

娘娘正须发兵应之,以图中原。

”后曰:“近因丧衄而归,良将已皆凋零,今无保驾先锋,何以征进?”道未罢,一人应声而出曰:“小将不才,愿保娘娘车驾,剿灭宋人而回。

”众视之,乃木易驸马也。

木易近前奏曰:“臣蒙娘娘厚恩,未酬所志,今愿保驾前行。

”后大喜曰:“日前台官奏道:‘幽州当兴,该有扶佐者出。 ’想应着卿矣。

”即下令,封木易为保驾先锋,率领女真、西番、沙陀、黑水四国人马共十万前行。 木易受命而出。 翌日,萧后车驾离幽州,军马,望九龙飞虎谷进发。 不日将近,耶律学古半路迎接,进军中,拜曰:“赖娘娘洪福,将宋朝十大朝臣困于谷中,近闻粮草将尽,不久可擒。

臣恐宋朝发兵来救,特请车驾亲行,定取天下。

”萧后大悦曰:“此回若图得十大朝臣,足可洗先年之耻。

”遂以军马分作二大营屯扎:耶律学古统女真、西番兵屯正北,木易驸马统沙陀、黑水军马屯西南,作长围之势,以困宋兵。

学古等承命退出;自去分遣。 不提。

却说木易军马安西南营,是夜,微风不动,星斗满天。 木易在帐中自思曰:“今十大朝臣困于谷中,北番人马若是之盛,彼如何得出,救兵虽来,倘粮草已尽,终难保其脱险。 ”遂心生一计,修下书信一封,缚于箭头,射入谷内。

令其密遣人出山后,赠他粮草几十车。 准备已定,出帐前射进谷中。 恰遇孟良拾得,却是一枝响箭。

知有缘故,揭开系书一封,连忙递与八王观看。 其书曰:杨延朗顿首拜知八殿下、十大朝臣列位先生前:兹者北兵甚盛,列位且莫辄离,恐伤锋镝无益。 不久,当有救兵来到,忍耐,忍耐!今有粮草二十车,于九龙谷正南交付,聊作一月之给,须遣人搬取。 此系机密重事,勿误勿泄。

八王看罢,不胜之喜,谓寇准曰:“此书杨将军所报,有粮草于山后相济。

北番全赖此人主兵,决保我等无事。 ”寇准曰:“既有粮食,当遣人探视。

”孟良曰:“小将愿往。

”八王允行。

孟良即率健军十数人,乘夜来山后缉探,果见粮米二十车,孟良悉取至谷内。 八王曰:“粮食且幸有矣,若无救兵来到,终是险厄,汝辈?”孟良曰:“殿下放心,小可偷出番营,入汴京求救。 ”八王曰:“汝去极好,亦须仔细。

”孟良曰:“小可自有方便。

”即辞八王,从山后走出。 行将一里之地,被逻骑捉住,孟良力斗不胜,竟被绑缚,来见木先锋。

木易故近前喝之曰:“吾差汝回幽州见公主,有紧关事报知,为何被人捉住?”孟良认诈应曰:“天色未明,走差路径,致遭其捉。

”木易曰:“急去,便来回报。

”左右连忙解放去了。 孟良走出番营,喜曰:“若非杨将军,今日一命难保。

”自思:“欲往三关报知,必须要申奏朝廷,恐日久误事;莫若去五台山,请杨禅师来援,成功较易。

”即抽身径向五台山来,参见杨和尚。 和尚问曰:“汝缘何作番人装束?”孟良曰:“特有一件紧急事告知师父。 深恨萧太后用诡计,赚十大朝官,困于九龙飞虎谷,十分危急。

今奉八大王命,欲往三关取救兵,自思恐日子缠久,有误大事。 五台山去彼咫尺之程,乞师父一行,同扶国难。 ”杨五郎沉吟半晌,叫声孟良曰:“我与汝不是冤家,何故屡次相恼?”孟良曰:“小可非为,亦看本官分上。 师父不去,若十大朝臣被害,吾师心上亦难自安。

”五郎曰:“本待不去,奈八殿下分上,只得部众前行。

”原来五台山近关西地方,出凶顽之徒,但有犯法该死者,逃入寺中为僧,五郎即收用之,故也。 当日杨和尚点集寺中一千余人,准备起行。 孟良曰:“师父前往,小可再往三关报知本官,同来救援。 ”五郎应允。

孟良即辞下山,星夜到寨中见六使,道知朝官被困之事。 六使曰:“我一面兴兵赴援,汝急赍表入京奏闻。

”孟良得令,带表星夜赴京,奏知真宗。

真宗得奏大惊,宣上孟良问曰:“朝臣被困几时?”孟良曰:“将近一月。

得杨延朗以粮食相济,暂保无虞。 今三关兵马已发,乞陛下再遣将救应。

”真宗问廷臣曰:“谁可都兵前行?”道来昙,吓天霸王杨宗保奏曰:“臣愿往救。

”真宗大悦,遂命老将呼延赞为监军,杨宗保为先锋,点兵五万征进。 宗保受命而退,来无佞府辞令婆出师。

令婆曰:“可着八娘、九妹同行。

”宗保曰:“得姑娘相助极妙!”是日,众将整点齐备,孟良为前队,宗保中队,呼延赞率大军随后,径望九龙飞虎谷进发。

但见:万马丛中军刀壮,三千队里显英雄。 哨马报入萧后军中:宋兵长驱而来。

萧后即召耶律学古等议战。

学古奏曰:“娘娘勿忧,我这里有四国军马,何惧宋兵哉!待臣分遣迎战,必能胜敌。 ”后曰:“卿宜用心调度,。

”学古领命而出,调来女真国王胡杰,沙陀国大将陈深,西番国驸马王黑虎,黑水国王王必达,都集帐下,吩咐曰:“明日与宋兵交战,各人皆须努力向前;若能胜敌,娘娘必有重赏。 ”胡杰进曰:“总管不必烦心,定要杀尽宋兵,方休戈息甲。

”道声未罢,人报宋兵来到。

耶律学古即部众列阵迎敌。

遥见旌旗开处,马上一员勇将,乃是和尚杨五郎,高声骂道:“诛不尽的辽蛮!好好退去,尚留残喘;不然,殄灭为齑粉矣。 ”耶律学古大怒,谓诸将曰:“谁先挫宋人一阵?”女真国王胡杰应声曰:“待吾斩此匹夫。 ”即挺枪跃马,直取五郎。

五郎舞斧还战。 两下呐喊。

二人战上数十合,胡杰力怯,拨马便走。

杨五郎驱兵掩之。 北阵王黑虎舞方天戟,纵骑从中杀来,将头陀兵分为两段,辽兵围裹而进。

王必达提斧拍马,喊声而进。 杨五郎见四下皆是番兵,矢石乱发,冲突不透。

正在危急之间,忽西南征尘荡起,,一彪军马杀来,乃八娘、九妹、杨宗保也。 八娘一骑当先,正遇王必达,两马相交,斗经数合,九妹率兵从旁攻入,必达抛戟逃走,九妹乘势追之。 将近谷口,一将厉声喝曰:“逆贼早降,免遭屠戮。

”乃大将呼延赞,当头拦住,未经数合,必达被擒。

宋兵竟进。 孟良杀入北营,正值沙陀国陈深突到,两马相交,兵刃才合,孟良大声喝曰:“敌贼休走!”一斧劈落场中。 杨宗保见南将连胜番骑,催动后军追击。

八娘奋勇争先,迎住胡杰交锋,抛起红绒套索,将杰捉于马上。

杨五郎勒马杀回,部下僧兵戒刀斩落玉黑虎马脚,掀落阵中,宋兵齐向前擒之。 耶律学古见势崩摧,走入营中报萧后曰:“娘娘速走!宋兵英勇,四国将帅擒剿已尽。 ”萧后听罢,惊得心胆飞裂,撤营单骑逃走,耶律学古与张猛拼死救护而去。

后面杨宗保驱兵追击。 萧后正走之间,坡后一军截出,乃杨六使之兵长驱而来,番兵望见,倒戈逃遁。

萧后仰夭叹曰:“今日是吾当尽,汝众人善自为计。

”言罢,欲拔剑自刎。

耶律学古曰:“娘娘勿慌,幽州尚有数十万雄兵,犹可克敌,只争咫尺之程,何乃便为自绝之计耶?”张猛曰:“娘娘从僻路逃走,吾去阻住敌兵一阵。 ”萧后乃止,与耶律学古望邠谷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