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要爱情,面包我来买(5)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我只要爱情,面包我来买(5)

    那年初到贵地,我带着懵懂来到了这个充满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在那个乍暖还寒的季节里,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透过建筑物里传来的那一丝丝的温度,那个温度仿若我的体温,冰冷的让人无法喘息。

  我是一个不爱谈感情的人,因为感觉只有闲得蛋痛的人,才会去关注这个无聊的话题。 我就像一台高负荷运转的机器,不知疲倦地工作,因为只有疯狂的工作,我才能获取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但我不是工作狂,只是还没有找到一个能够使我快乐的消遣方式,在没有找着之前,我只能于尊降贵,暂且以这种方式来麻痹自己。

  这个世界上最心疼和关心我的,莫过于我的父母,我是他们唯一的掌上明珠,可以说,自打我降生后,他们的世界全是以我为中心展开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不想依靠他们,只想凭借自己的能力在这个社会上生存和打拼。   守着家门太近了,你的这种愿望往往就会化成不切实际的泡影,因为他们的爱可以辐射到你工作和生活以外的一切距离和范畴里。

这种爱有时令人窒息,时间久了便会觉得没有了自己。 于是,我决定暂时离开父母一段时间,这样可以让我们彼此之间的挚爱与关怀略微沉淀一下,这也是人生成长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   我托大学的同窗帮我在南方谋了一份工作,尽管与我所学的专业相差甚远,但是与放飞自我相比,那已然算不得什么了。

晚上回家我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父母,父母明显是舍不得的,爸爸对我说他不需要我去工作,只需要我陪在他们身边,快乐就好。

我对爸爸说,我愿意守候在他们身边,但不是现在,如果想让我快乐,就放我去闯一闯。

妈妈一直坐在爸爸身边默默地听着,不插一句话,可我从她的脸上读出了不舍。

  但是我的理智战胜了感情,最终我选择离开了那座生我养我、给予了我无尽温暖的城市。

我就是这样的性格,对于决定了的事会义无反顾,不撞南墙很难回头,即使撞到了,如果不出人命,我还是会继续变态的坚持下去,因为我觉得人生苦短,不作不造一把实在是有负青春。

  同学来到车站接我,彼此间久别的重逢让我暂时放下了离乡的悲凄,面对这个陌生的城市,内心兴奋的同时隐约夹杂着一丝担心,因为未来的不确定性会让你变得不那么自信,毕竟初到贵地,适应不适应只有试过才知道,也许我的担心纯属多余。   我被安排在同学家里的隔壁,同学依旧用上学时的囗吻对我说:“我的永远是你的,你的可以不是我的”。

对于这句话,我既熟悉又陌生,因为上大学时,同学的男友爱上了我,尽管她很爱自己的男友,但是面对爱情与友谊时,她决然选择了后者,这句话就是当初她安慰我时说的,尽管这句话彰显我俩之间情比金坚的友谊,但是我却无法释怀,毕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谁也不愿意出现这样尴尬的事情。   我忘了说我同学的名字了,她叫韦莉,比我大些,因此看着比我成熟,思考事比较周全,可唯独对待感情上却永远也不会开窍。

至今她都认为在感情和友谊上,她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后者,无论她有多爱她的男友,但与友情相比,前者是微不足道的。 所以至今她都认自己当初做了个壮举,把心爱的人让给了我,让给了我俩之间坚不可摧的友谊。   其实,对于这件事上,我永远都不会去买她的账,因为我根本不可能去抢朋友的至爱,更何况她眼中的至爱纯粹就是一个想靠她吃软饭的渣男,我的品味又何至于此呢?!  当年,她的渣男朋友背着她来找我,说第一次见到我时就已经爱上我,听到他这样说,真恨不得立刻扇他两嘴巴,我忍着心中怒火,鄙夷对他说,谢谢他的厚爱,可我还没这么贱!事后我找到韦莉对她说了此事,谁知她听完后居然回去找渣男一夜长谈,第二天带着哭红的眼睛对我说她俩分手了,让我放心去爱,她的永远是我的,我的可以永远不是她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有种被侮辱的感觉,我几乎歇斯底里对她嚷到:“知道吗,自从你和你的渣男男友相处后,你变得越来越蠢了,像猪一样蠢!”很显然,那天我无意间说出的话明显刺伤了韦莉的心,以至毕业我俩之间也不曾再说过一句话。 收拾行里回家那天,她过来帮我打包,期间我几次欲言又止,虽然表面坚强,但内心已然投降。 回家的那天,我早早将行里放到另一个同行的同学那里,为的就是避免告别时尴尬,自认为做得很隐密,但这些都沒逃过韦莉的眼睛。 等我登上火车时,发现车窗外站着一个人朝我看,竟然是韦莉,我走到窗户前,将家里地址同联系方式写到了一张纸上,落款处写了四个字“不谈爱情”,算是我对挚友的真心交待吧。 当我递给她后,她哭了,尽管哭声中透出了委屈、伤心和无奈,但是道别的话谁也没有说出口。

  随着汽笛的响起,我俩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最后对方都在彼此的视线中消失了。 那天我心里反复唸叨一句话:不遇渣男,莫谈感情。

  之后我们生活在各自的城市里,很少有交集,经过渣男的讨扰,我学会了本能地拒绝爱情,因为我觉得“爱情”这东西本质上来说真的是很扯淡,男人其实都是骗子,不同的是有的人会骗你一阵子,而有的人会骗你一辈子,反正什么样的爱情都是错误的,跟谁结婚都会陷入被骗的套路,所以不谈感情,只谈友谊是最保险的,而且不能同男人谈友谊,因为男女无朋友。   带着这样的认知去生活去工作,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在公司里我是唯一一个没有绯闻的人,如同我的脸一样,很干净。

周围的同事都喜欢同我接触,因为我的处事风格像学生一样简单。 这样也好也不好,因为我活的太过纯粹,特立独行的同时必然会影响到别人的心情。

在公司里,我唯一的使命就是工作,对工作的认真态度似乎到自虐的程度,由于变态式的努力,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就晋升为总监,这让一些不努力的老人既尴尬又妒忌,因此处在这样的环境中,难免会生出一些蜚短流长的闲话,比如我跟CEO有一腿啦的既无聊且又老套的说辞等等。

好在这些话渐渐的在我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中不攻自破,狠狠打了那些造谣生事人的脸。   因为生活简单,才让我拥有了时间去思考过往,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把当年发生在我与韦莉身上的事反复思量,时间越久越让我想不明白,这错的根源究竟在我还是在她?或者我俩之间根本就不存在对与错的问题,也许错的仅仅只是她那个渣男朋友。

分别这么多年,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同她说声对起,但是问遍了周围的同学,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当一个人寻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时,焦虑的情绪往往会让智商降为零,当如我就是这样的。

为了找到韦莉,我竟然托人找到了她的渣男朋友,并约好地点见面一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