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百里城中。第一节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夜色渐深,深邃的夜空像神秘的面孔。 而百里城的每个角落却灯火通明,好不热闹。

宋云里背着装有情报的包裹,用轻松的步调走在大街上。 百里城的每一个角落,每一条街,即使深夜也依旧热闹不已,工匠们勤劳地赶着工,姑娘们勤快地做着家务活,一些馆子里还萦绕着令人陶醉的食物香气……在这条街上几乎能望见每一户人家灯火明亮。 宋云里望着这一切,觉得很幸福。 这座小城名为百里城,因为统治者姓百里。 虽说是城,却不比任何一个国家差。 百里城的人们生活的富裕,精神幸福,时刻都是兴奋且勤劳的状态,这绝不是反常,是幸福的表现。

而她的国家,大风国,任何一座城的子民们作息规律,容不得一点不和谐的灯火照在深夜的街上,有穷富之分,甚至还有流落街头的可怜人。

她喜欢百里城,却不得不为了大风国国主的一己私利来让她和同伴们侵占这里。 不得不为了生存而做出这样有违内心向往的事,她宋云里真是活的憋屈。 如果自己也能当上某一个城或国的主人,一定把她的城变得幸福满溢。 转了一个弯,宋云里眨了眨眼。

她刚刚听到了脚步声。 有人跟踪她?“哎呦,我的腰呀。 ”宋云里想到这一点,不排除是宫里的人的可能性,便用了她常用的招数,假摔。

听到这声惨呼,身后匆忙的脚步移动到宋云里的身旁,打算将她扶起。 宋云里抬起了头。 上前扶她的男子服装整齐而干练,衣服材质是墨白的上好丝绸,绣着雪白滚边也不失少年的情致。

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交相辉映,巧妙的烘托了百里慕一的潇洒身影。

宋云里用想起身的动作瞄到了一眼男子的剑:这把剑很是漂亮,剑长三尺二,剑宽半指,看不清颜色的剑身上,模模糊糊地映衬着蓝色的纹路。 精致的剑柄上,飘扬着寸余长的红绫。 剑尖之上镶嵌着金色的四个精美张扬的打字“百里空”。

瞄到了“百里空”三个字的时候,宋云里有那么一刻充满了疑惑。

这位公子不是每日进温心柔的闺房的百里空啊,为何剑上的打字是百里空的名字?又为何背着这把剑?“姑娘,你没事吧?”男子开口了,声音青涩中带着不羁。 回过神来,宋云里意识到这身打扮和气质定不是侍卫,所以应该是纯属的与她顺路而已,她多疑了。

“呵呵,只是我的毛病犯了,我没事的。

”百里慕一回想着这位姑娘刚刚痛苦的神情,立刻正色起来:“姑娘,你可是要对自己的身体和健康担点责任,你年纪轻轻的身体就出毛病了,以后老了可怎么办啊?要不我先扶你去看郎中吧?”宋云里轻笑了一声:“不碍事的,这是打小以来的小毛病,我已经习惯了,不劳公子多费心,更不用大费周章去找郎中了。

”百里慕一无奈的神情映在他的脸上。 这女子还真是不懂欣赏,见到他这样的绝世帅哥也能拒绝他的好意。 宋云里做了做样子揉了揉腰,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朝她的小宅子走去。

百里慕一依旧蹲在地上,看着宋云里走远。

“我不会又迷路了吧?”宋云里轻车熟路地来到她们密使的小宅前,掏出腰间的钥匙,打开了木门,径直朝正厅走去。

“言生,你可不知道,这一次竟有人跟着我来到了宅子附近。 ”宋云里径直走到正厅,推门而入向言生说着路上遇到百里慕一的事。 言生正在啜茶等着宋云里,直到宋云里推开了门,言生才放下茶。 望着宋云里。

宋云里掏出包裹里的竹筒,交给言生。 讲着她觉得有意思的事儿:“心柔最近烦着百里空呢,表现得还特别明显。

有趣的是百里空对心柔依然没有厌烦或是生气,反倒还整日逗着心柔笑。 你说是不是还挺有意思。 ”言生翻开竹筒,简略地浏览了一遍,便放在一旁。 回应宋云里:“百里空我倒是不了解。 但心柔这样下去怕是经不住诱惑,会不会背叛大风,爱上百里空?”宋云里接过言月递来的茶,笑了笑:“这我不得而知。 可我看你,是吃醋了吧?”言生愣了一下,他会对心柔动情并且吃醋么?“你这么想要心柔做你嫂子?”宋云里却摇了摇头:“对我不利,现在我把心柔当奴隶使唤,心柔要是做我嫂子我可怎么潇洒?”言生拿起茶饮了一口,掩饰尴尬。 他不知道自己对心柔是一个怎样的感情。 说爱,也算不上,可是说朋友,他竟会不由自主地落寞着。 言月拿起她刚刚写的东西给言生和宋云里瞧。 “最近百里空要出城吗?兵力和人力都调到城门口了。 宫里现在很稀缺人手。

.”宋云里:“他倒是没跟心柔提过出城的事儿。

”言生对言月摇了摇头,表示不关心。 见言月思考的样子,宋云里知道,如果她要继续待着。 今天百里空应该是还在繁忙地处理着朱轻碧的家事,逮准了这点,她想她终于又能和温心柔好好睡个觉了!百里空这家伙终于能不用在精神上折磨她和心柔了。 可是,百里空不来见心柔,她就会很无聊。 百里空逗心柔笑的时候,她站在一旁也会偷偷的笑,心柔笑笑,可她并不喜欢幽默的男人,言生这样有书生气质,也不失谋略武功的男人,才是她所爱的。

百里空见到心柔无谓的反应,不想自讨羞耻。

便也离开。

如果可以,她宋云里真想和这座温馨的城的主人交朋友,问问他是怎么治理如此温暖的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