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全诗赏析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川》全诗赏析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已,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作品赏析【注解】:1、城阙:指唐代都城长安。

2、辅:护卫。

3、三秦:现在陕西省一带;辅三秦即以三秦为辅。 4、五津:四川境内长江的五个渡口。

【韵译】:古代三秦之地,拱护长安城垣宫阙。 风烟滚滚,望不到蜀州岷江的五津。

与你握手作别时,彼此间心心相印;你我都是远离故乡,出外做官之人。 四海之内只要有了你,知己啊知己,不管远隔在天涯海角,都象在一起。 请别在分手的岐路上,伤心地痛哭;象多情的少年男女,彼此泪落沾衣。 【评析】:此是送别的名作。

诗意慰勉勿在离别之时悲哀。

起句严整对仗,三、四句以散调承之,以实转虚,文情跌宕。 第三联“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奇峰突起,高度地概括了“友情深厚,江山难阻”的情景,伟词自铸,传之千古,有口皆碑。

尾联点出“送”的主题。 全诗开合顿挫,气脉流通,意境旷达。

一洗古送别诗中的悲凉凄怆之气,音调爽朗,清新高远,独树碑石。 --引自"超纯斋"翻译、评析:刘建勋《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赏析(2003-03-3116:24:15)袁行霈离愁别绪,是古代中常见的一种主题。 古代交通不便,一旦分离,再会难期,就连通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在这些送别或留别的诗里,难免染上凄凉、伤感的色彩。 江淹《别赋》所谓“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在古代确乎是这样的。 但也不可一概而论,古人写的别诗,也有明朗乐观之作。

初人王勃的名作《送杜少府之任蜀州》,就是这样的一首好诗。

王勃,字子安,绛州龙门人。

14岁时应举及第,当了一名朝散郎,沛王召为修撰,但不久就被唐高宗贬黜了。

于是王勃便漫游蜀中,一度任虢州参军,又犯了死罪,幸而遇赦,但官职还是丢掉了。

他的父亲受他牵累,贬为交趾令。 他渡海省亲,不幸溺水而死。 年仅25岁。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是他在长安的时候写的。 “少府”,是唐代对县尉的通称。

这位姓杜的少府将到四川去上任,王勃在长安相送,临别时赠给他这首诗。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开头两句分别点出送别的地点和行人的去向。 “城阙”,指京城长安,阙是宫门两边的望楼。 “三秦”,泛指长安附近。 项羽破秦后,把秦国原来的地盘分为雍、塞、翟三国,封秦朝的三个降将为王,称为“三秦”。

“城阙辅三秦”,是说京城长安周围有三秦夹辅着。 “五津”,是杜少府要去的地方。

四川的岷江从灌县到犍为这一段有白华津、万里津等五个渡口,称“五津”。

长安是诗人和杜少府分手的地方,城郭宫阙,气象雄伟,历历在目。 杜少府离开这里,自然是恋恋不舍。

而将去的蜀州呢千里迢迢,风烟渺渺,极目望去不免产生几分惆怅。 这两句通过一近一远两处景物的对照,衬托出行者、送行者双方依依惜别的感情。 这位姓杜的朋友在京城得到县尉这样一个小官,长途跋涉到蜀州去上任,恐怕是一个很不得志的知识分子。 王勃自己游宦在外,也不怎么得意。

当他们走出都城,远望五津的时候,彼此的感情很自然地会沟通在一起。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这两句诗把两人之间感情的共鸣写了出来。 这两句的大意是:我和你都是离乡远游以求仕宦的人,你去蜀州,我留长安,去和留虽有不同,但此刻的惜别之意却是一样的啊!这两句表现的感情很真挚,态度很诚恳,一种体贴关注的语气,从字里行间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来,是很动人的。 五六句忽然将笔锋一转,转而去宽慰那即将远行的友人:“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意思是说:我们分手之后,虽然天各一方,但是不必悲伤。 海内有知心的朋友,即使远隔天涯,也像是近邻一样。

最后两句就此再推进一层说:“无为在岐路,儿女共沾巾。

”意思是,不要在分手的岐路上因离别而悲伤,就像那些青年男女一样地别泪沾巾。 以上四句是从曹植的《赠白马王彪》脱化出来的。 曹植在和他的弟弟曹彪分离时写道:“丈夫志四海,万里犹比邻。 ”又说:“忧思成疾,无乃儿女仁!”但王勃的诗更凝练、更鲜明。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是长期以来脍炙人口的诗篇,特别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两句,至今还常被人们引用。 这首诗写得乐观开朗,没有一般赠别诗常有的那种哀伤和悱恻。 我想,这正是它受人喜爱的一个重要原因。

它的情调和唐朝前期经济文化走向繁荣、封建社会上升发展的时代精神是一致的。 朴素无华是这首诗的艺术特色,也正是它的好处。 从齐梁到初唐,浮华艳丽的诗风一直占据着诗坛的统治地位。

王勃和杨炯、卢照邻、骆宾王等人扭转了齐梁诗风,为诗歌创作开创了新的风气。

王、杨、卢、骆,“以文章名天下”,称“初唐四杰”,在中国文学史上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在《戏为六绝句》里说:“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杜甫说那些嗤笑“四杰”的人只能“身与名俱灭”,而“四杰”却像万古长流的江河,他们的美名永远不会泯灭。 杜甫对“四杰”的推崇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就拿王勃这首诗来说吧,并不堆砌辞藻和典故,只是用质朴的语言,抒写壮阔的胸襟。 但在质朴之中又有警策,在豪语中又包含着对友人的体贴,绝不是一览无余、索然寡味。

诗人本来是要劝慰杜少府的,劝他不要过于感伤。

但并不是一上来就劝他,而是先用环境的描写衬托惜别的心情,表示自己是和他一样的宦游人,因而最能理解他那种离开亲友远出求仕的心情。

接下去又说,山高水远并不能阻隔知己的朋友在精神上和感情上的沟通,“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遂成为全篇的警策。

直到最后才劝他不要在分手的时候过于悲伤。

这样写来多么委婉!杜少府一定会感到亲切,他那点缠绵悱恻的感情也一定可以排解开了。

(选自《历代名篇赏析集成》,中国文联公司出版社1988年版)(人教版,九年制义务初中语文第二册教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