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封天by老虎不是妞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九死封天男女主角是程昊,刘秋媛的小说,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这里提供免费章节阅读:“你别过来,你这个臭流氓。 有什么好说的?你见过有谁不穿衣服就跑出来,还站在一个女孩子的面前?”...蛮荒域,乌山镇靠近荒兽山的一侧,一个极偏僻的水潭泛着绿油油的一层光泽。 本来是风和日丽的晴天,却有一道猩红色的闪电如同利剑一般劈开了半个天空,随着一道惊雷炸响,而后没了下文,竟然安定了下来。 如此妖邪的事情虽然只有一瞬,却惊动了整个蛮荒域诸多仙道高人,因为他们从那一瞬间劈落的闪电上面感受到了一股令人颤栗的气息。 没人知道的是,那妖异的闪电直直的劈落于荒兽山的水潭之内,瞬间,整个水潭沸腾,而后一具尸体从水潭的底部漂浮起来。 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那具尸体如同鲤鱼打挺一样的从水面上弹起,再然后站着落在了岸边上。

从表面看去,这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体已经稍微有些浮肿,最少已经死了两天。

突兀的,砰的一声响起,少年的身体在刹那间爆开。

诡异的是,爆开的血肉似乎被一股力量牵引,并不散开,在半空中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急速的旋转一阵然后一道红光闪过,一个不着寸缕的少年郎再次出现。 少年郎猛的睁开了眼睛,眼神中闪动着一股令人心悸的威严和星辰一般的光泽,继而抬头望向了虚空穹顶,冷笑着说道:“混天魔君,四个逆徒,我玄空仙帝既然不死,势必重回仙界,清理门户!”说完之后,少年低头看向了身体,把眼神中的威严掩盖下去,却是自言自语一声。 “九死玄功,无暇仙体,如果是真的话,我这次死得不冤,甚至可以算是因祸得福了!”原来刚才那妖邪的闪电之内藏着一个了不起的神魂,正是东方仙域的主宰——玄空仙帝。

在这之前,被他的老对头混天魔君蛊惑了四名亲传弟子,把他诱骗到了暗黑魔渊,并联合万魔杀死了他。

本来混天魔君是不会放过玄空仙帝神魂的,但是在最后一刻,暗黑魔渊的深处却有一个黑色的珠子出现,并且带走了玄空仙帝的神魂,再然后就出现在了这个不知名的大陆之上,并且进入了一个死人的体内。 如果是旁人,即便是要夺舍重生,也绝对不会选择一个死人,即便是清醒的玄空仙帝也不会做这样的选择。 事实上选择这么做的是那颗救了玄空仙帝神魂的黑色珠子,而且在进入少年体内之后,黑色珠子就诡异的和玄空仙帝的神魂融合到了一起,并且将一部九死玄功传递给了玄空仙帝。 “难怪叫做九死玄功,居然要真正的死过九次,每一次都要重新洗炼血肉,从而达到脱胎换骨的目的,铸就无暇仙体。 什么?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无暇仙体这种逆天的存在?不是说大道有亏吗?能够修炼成就无暇仙体,岂不就是比肩大道的存在?这……”还没等玄空仙帝想明白,就发生了少年的身体爆开,又诡异重生的事情。 玄空仙帝立刻就明白,是自己神魂中的一股神秘力量帮自己完成了九死玄功的第一次死后重生。

重生后的身体还是原来的那个少年,身形模样全无改变,不过身体的体质却是经过了洗练,变得更加适合于修炼。

“真没想到,重生的身体居然保留了原主人的记忆!”玄空仙帝微微诧异,很快便将那一份记忆融合到了自己的神魂之内。

“程昊,乌山镇程家人。 父亲程天威是程家百年一遇的修炼奇才,被修罗剑门选中成为正式弟子,却是在无风城被人算计杀害,留下程昊和刘秋媛孤儿寡母被遣送回乌山镇。 不过程家人心性凉薄,居然把孤儿寡母安排在荒兽山附近守一片废弃的矿洞!而这一次程昊的死亡是和修罗剑门要来乌山镇招收弟子有关。

程家大管事程天行恐怕修罗剑门的人念及旧情,破格收录了程昊,所以才在提前一天命令自己的儿子程昱把程昊杀死并推入了碧水潭。 ”“我玄空一生最恨的就是落井下石之人,既然让我承载了这具身体,你的因果便是我的因果。

从现在起,我不再是玄空,而是程昊!以前的你受尽欺凌,但今后我将顶天立地,把我们亏欠的东西全都拿回来!”程昊面沉如水的立下誓言,就要走回去,这才发现光着身子。

好在这里山野偏僻,不会有人经过,一咬牙一跺脚,程昊离开了碧水潭。 在穿行树林的时候,一道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天际,惊飞了所有的鸟兽,也让程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流氓啊!这里有流氓啊!”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听声音就知道是一个娇美柔弱的女子,居然遇到了流氓?程昊可是有侠义心肠的人,决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顺着声音的方向就跑了过去,这才发现女孩儿就在自己的不远处一脸惊恐的后退。 女孩儿的双手抱在胸前,娇躯颤抖不停,声音颤抖无力,两行晶莹的泪珠挂在了白皙精致的脸庞上面。 看样子只有十四五岁,果然是一等美人。 “姑娘不用害怕,流氓在哪儿?告诉我一定打死他!”程昊把拳头攥得咯咯作响,虽然已经不再是原本的仙帝修为,但是遇到这种事情也是义不容辞!女孩儿颤抖的更加厉害,脸上的表情夸张至极,隐约间看向了程昊的身体某一个地方,随即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流氓啊!”直到看见女孩儿纤纤玉指,程昊才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就是那个流氓。 赶紧尴尬的一笑,然后迅速的蹲了下去。 “姑娘,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不是流氓!等等,你别用石头砸我!说了别砸,诶呦,住手,你再砸一下试试?我可要站起来了!”女孩儿手里还抓着几块儿石头,远远的躲避着程昊,时不时的扔出来一块。

“你别过来,你这个臭流氓。

有什么好说的?你见过有谁不穿衣服就跑出来,还站在一个女孩子的面前?”程昊一脑门的黑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声咆哮:“听我说,我真不是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