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洋兴叹的成语 成语望洋兴叹的解释及传说 感情不要被绑架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望洋兴叹的成语 成语望洋兴叹的解释及传说 感情不要被绑架

  [释义]原指在伟大的事物面前感叹自己的渺小。

现多比喻做事时因力不胜任或没有条件而感到无可奈何。

望洋:仰望的样子;兴:产生;发出。   [语出]《庄子·秋水》:“据说;河神因河水大涨而自以为了不起。

后来到了海边;看到无边无际的大洋;于是望洋向若而叹。 ”  [正音]兴;不能读作“xìnɡ”。   [近义]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反义]妄自尊大  成语传说  相传很久很久以前,黄河里有一位河神,人们叫他河伯。

河伯站在黄河岸上。 望着滚滚的浪涛由西而来,又奔腾跳跃向东流去,兴奋地说;“黄河真大呀,世上没有哪条河能和它相比。 我就是最大的水神啊!”  大海告诉他:“你的话不对,在黄河的东面有个地方叫北海,那才真叫大呢。

”  河伯说:“我不信,北海再大,能大得过黄河吗”  大海说:“别说一条黄河,就是几条黄河的水流进北海,也装不满它啊!”  河伯固执地说:“我没见过北海,我不信。 ”  大海无可奈何,告诉他:“有机会你去我的北海,就明白我的话了。

”  秋天到了,连日的暴雨使大大小小的河流都注入黄河,黄河的河面更加宽阔了,隔河望去,对岸的牛马都分不清。

这一下,河伯更得意了,以为天下最壮观的景色都在自己这里,他在自得之余,想起了有人跟他提起的北海,于是决定去那里看看。

  河伯顺流来到黄河的入海口,突然眼前一亮,海神北海若正笑容满面地欢迎他的到来,河伯放眼望去,只见北海汪洋一片,无边无涯,一眼望不到边,他呆呆地看了一会儿,深有感触地对北海若说:“俗话说,只懂得一些道理就以为谁都比不上自己,这话说的就是我呀。 今天要不是我亲眼见到这浩瀚无边的北海,我还会以为黄河是天下无比的呢!那样,岂不是被有见识的人永远笑话了,哈哈!”  公元1870年(同治九年),江宁这座太平天国的前都城"光复"不久,百业未定。 这年8月底,新任两江总督马新贻决定举行军队操演。 谁知,该月23日,江宁将军魁玉飞章入奏:两江总督马新贻遇刺身亡。

封疆大吏、一品大员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军队环绕之中为歹徒刺杀,一时间朝野震惊,举国倾注。

同治帝喻之为"武元衡盗起身旁"。

  这件被称为"刺马案"的大事件轰动多时,流传版本众多。   江宁官方向朝廷奏报的版本是这样的:总督阅视操演原定是8月21日。 但是这天突降大雨,总督只好推迟操演。

演武厅,亲自阅射。

依惯例,总督阅射允许百姓参观。 这是江宁的一大盛典。

因此马新贻阅毕回署的箭道两旁挤满了围观的群众。

马新贻一行来到总督署后院门外时,有马新贻的同乡,山东郓城武生王咸镇跪道求助。 巡捕将其推走查问。 马新贻继续前行,不几步,有人拦道喊冤。

正当旁人想依例推开时,谁知那人在队伍停后亮出一把明亮的匕首,直扑马新贻刺去。

马新贻右肋中刀,跌下马呻吟。 事后查明匕首刺进右肋,深至数寸。   跟随差弁一拥而上。

刺客既不抗拒,也不逃跑,从容就缚。

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中军副将喻吉三喝令将凶犯捆缚到督署候讯,连忙差人飞报江宁将军魁玉和司道各员。

遇刺后,马新贻面如土色,双手紧抱胸部,在地上萎缩着身子。 差弁、家人忙取下门板,将其抬进督署上房。 等魁玉等闻讯赶到总督府探望时,马新贻已经呼吸困难,生命垂危了。

马新贻自知命将亡,挣扎着口授遗疏,令嗣子毓桢代书,请魁玉代呈朝廷。

午后,马新贻失去语言能力,拖到第二天下午2时许死亡。

  江宁事务之后由魁玉主持。 将军魁玉、藩司梅启照、臬司贾益谦等会合地方大小官员先后轮流审讯刺客。

刺客坦然供认姓名张汶详,河南人,只求速死,即使严刑也不吐露行刺缘由。

  坊间的传闻叙述线索大致与之相同,但增加了一些细节。

有人听到刺客在刺杀成功后高喊:"刺客是我张汶详!"又有人说张汶详当时口中不停地喊:"养兵千日,用在一朝。 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今日拼命,20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并有仰天狂笑等豪壮之举。 更有消息灵通者说马新贻临死前曾对身前最宠爱的某妾说:"我误卿先,卿今误我也。 "  马新贻作为封疆大吏,列入国史。

他是怎么被人离奇刺杀,又怎么掀起了轩然大波呢  马新贻,字谷山,山东菏泽人。 道光二十七年进士。 先后担任安徽建平知县,代理合肥知府。

在镇压太平天国战争中,马新贻先后参加了庐州巢湖战役、舒城战役,先后升任庐州知府,代理安徽按察使。

在庐州战役中,马新贻因所部溃败印信丢失,被朝廷革职留任。

咸丰九年、十年,马新贻母亲、父亲先后逝世,马按律应丁忧,被挽留,两年后任候补道员。 因庐州战役、蒙城防卫战的功劳,先后出任按察使、代布政使,布政使,浙江巡抚,闽浙总督。

同治七年,马新贻调两江总督、兼通商大臣。 马新贻勤政爱民,在任上兴修水利,开荒种地;减浮酒,除陋习;奖廉能,惩贪墨;体恤寒儒,兴办实学,刊刻书籍等等。

  同治帝接到江宁的600里加急信后,大为骇异。

马新贻是第一位在任上被刺杀的两江总督。

一石激起千层浪,朝廷懵了。 在半个月后的9月9日,朝廷才做出正式反应:第一,调直隶总督曾国藩接任两江总督,未到任以前由江宁将军魁玉暂时兼职代理;第二,命令代理总督魁玉督促两江相关官员抓紧严讯,按法惩办案犯;第三,因为南方不靖,密旨安徽巡抚英翰加强长江防务和地方治安;第四,朝廷尤其关注张犯行刺的缘由,严令江宁方面严刑熬审。

  魁玉一日接到四道上谕,连连回奏"张犯刁狡异常","自知罪大恶极,所供各情一味支离",张汶详只求速死。 在魁玉主持刺马案审讯的阶段,最大的进展是对张汶详身世的调查。

张汶详是太平天国分子,曾在太平军侍王李世贤名下领兵打仗,转战安徽、江西、广东、福建、浙江等地。

张汶详的女儿张宝珍、儿子张长幅,同居的舅嫂罗王氏等都被擒拿到案。   一个多月时间里,案子进展很慢。 朝廷对魁玉始终没有触及杀人动机的奏折非常不满。 据参加会审张汶详的官吏陈镜题透露,张汶详供认马新贻在咸丰七年庐州失守时曾被太平军俘获。

马新贻便衣混在乱军中,与一个叫时金彪的人一起释放。

当时在座的审问官员大惊失色,书吏们都不敢下笔。

审案官员删除了当日的记录,并函文山西巡抚,将在山西的时金彪抓获,解向江南。   就在时金彪在押解过程中,朝廷下旨,以漕运总督张之万为钦差大臣,审理刺马案。

身在河南的张之万于1870年9月25日收到吏部咨文,5天后即起身。 10月7日,张之万抵达江宁。

张之万到江宁后,时金彪也从山西解到了。

魁玉陪着张之万提讯了时金彪两次。 每次都只有布政使和按察使参与审讯。 但是这两次审讯都没有留下任何录供。

张之万是老谋深算之人。 作为空降的钦差,他清楚一个官场旋涡正在形成。 马新贻简历中最大的波折是"庐州战役"。 马部惨败,但因为巡抚、钦差等一再保荐,马新贻依然官运亨通。

江宁收复后,湘军出了大力气。

当时两江一带,遍布湘军部队;南方各省,几乎为湘军所控制。

然而朝廷平地一声雷,突然发表文官出身、功劳资历都不显著的马新贻出任两江总督,着实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官场还有传闻,说马新贻之前任闽浙总督,进京陛见请训期间,曾经被慈禧太后单独召见密谈。

宫中盛传,马从养心殿出来时,大汗淋漓,朝服浸湿,惊恐万状。

刺马案审讯至今,张之万不得不思考如何评价马新贻的问题了。

马新贻背后的官场关系网、朝廷与马的关系、两江地区复杂的军政形势,都预示着刺马案的深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