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戴凤冠美如画 阿丑钟明巍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妃戴凤冠美如画 阿丑钟明巍

笔趣阁最快更新妃戴凤冠美如画阿丑钟明巍最新章节。 “怎么?又想起来什么新招数了?”庞毅看着他这么一副精神百倍的小模样,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伸手在何思文的脸上捏了一把,一边道,“还是你大孔伯伯教你的?”“是啊,大孔伯伯的功夫可好了!”何思文忙不迭小鸡啄米似的点头,一边又朝庞毅抬了抬下巴,带着点儿小挑衅地道,“大孔伯伯还说了,三十招之内绝对能把庞伯伯你给打趴下!”“你听他胡咧咧!”庞毅登时就勃然大怒起来了,猛地一拍大腿,“老子当年在南疆真刀真枪干蛮子的时候,他还在东北玩泥巴呢!要是比起堆雪人儿、打雪仗老子可能逊他半筹,可是要论起拳脚功夫来,老子十招之内就确保能让他跪地叫大哥!”“可是庞伯伯……”何思文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庞毅明显凸起的小腹,然后犹犹豫豫地道,“你现在可比大孔伯伯胖了不少,招数还能灵活的了吗?”庞毅这几年日子过得甚是舒服,前年小安氏又给他添了一位千金,家有贤妻又有一双伶俐儿女承欢膝下,真真是羡煞旁人,再说仕途,那也叫一个坦荡,去年,兵部老尚书旧疾复发,告老还乡,庞毅这个兵部侍郎就此接替了兵部尚书一职,他本就是钟明巍的左膀右臂,如今更是身份显赫,这才坐上了尚书之职便就能够代天子巡狩,其在朝中的地位可见一斑,家庭仕途皆是顺风顺水,庞毅难免就心宽体胖了起来,这两年的肚子也就鼓起来了,只是他身子本就魁梧,乍一看是看不出来,可是这时候坐着,却是一目了然。 “漫说是胖了这么一点儿,就是生生胖出一个人儿来,老子打他也是绰绰有余!”庞毅冷哼道,瞧着何思文兀自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当下一把拉着何思文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后沉声问道,“怎么?你小子不信伯伯?”“不是,我是在想别的问题……”何思文摇摇头,一边很是为难地蹙着眉道,“庞伯伯,你说大孔伯伯功夫那么厉害,又是咱们大周的御林军统领,可是他怎么就打不过连武功都不会的陈伯伯呢?我亲眼瞧见过,陈伯伯拿个鸡毛掸子就能把大孔伯伯打得抱头鼠窜,”何思文看着庞毅瞬间僵硬下来的一张脸,只道是庞毅不信,忙得用手比划着继续道,“真的,那天大孔伯伯好像是在外头喝多了酒,回来对着陈伯伯说胡话来着,陈伯伯先是忍着没发作,照顾了大孔伯伯休息,可是第二天一早,大孔伯伯一醒,陈伯伯就翻脸了!随手从胆瓶里取出来这么长的鸡毛掸子,追着大孔伯伯就打!大孔伯伯被打得可惨了!满院子地跑!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对不起,啧啧啧,真的特别惨,比我干娘打瑞儿还惨。

”何思文是在钟明巍和美芽身边长起来的,也是陪着小皇子和小公主一起长起来的,所以钟明巍和美芽也一直拿他当自己孩子看,两年前,何承志回京师的那一次,何思文正式认了钟明巍和美芽做了干爹干娘,只是平时对着外人自然不能干爹干娘地叫,可是在庞毅这些近臣面前,他也就没有多少避讳了。 “庞伯伯,你怎么一直不说话?”何思文说了半天话,口渴的厉害,取了水囊“咕嘟嘟”地喝了一气的水,喝完之后,就瞧着庞毅还那么僵着个脸不说话,似乎有点儿尴尬,何思文一边放下了水囊,一边抹了抹嘴,然后又道,“庞伯伯,你知道大孔伯伯为什么打不过陈伯伯吗?我上次去问我干爹来着,可是干爹一直瞪我,也没跟说到底是个什么原因。 ”()笔趣阁最快更新妃戴凤冠美如画阿丑钟明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