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罗隐《感弄猴人赐朱绂》赏析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罗隐《感弄猴人赐朱绂》赏析

感弄猴人赐朱绂罗隐十二三年就试期,五湖烟月奈相违。

何如学取孙供奉,一笑君王便着绯。 赏析:弄猴人是驯养猴子的杂技艺人。

据《幕府燕闲录》载,黄巢起义爆发,唐昭宗逃难,随驾的伎艺人只有一个耍猴的。 这猴子驯养得很好,居然能跟皇帝随朝站班。 唐昭宗很高兴,便赏赐耍猴的五品官职,身穿红袍,就是赐朱绂,并给以称号叫孙供奉。

孙不是这个人的姓,而是猢狲的狲字谐音,意谓以驯猴供奉御用的官。

罗隐这首,就是有感此事而作,故题曰《感弄猴人赐朱绂》。 昭宗赏赐孙供奉官职这件事本身就很荒唐无聊,说明这个大唐帝国的末代皇帝昏庸已极,亡国之祸临头,不急于求人才,谋国事,仍在赏猴戏,图享乐。

对罗隐来说,这件事却是一种辛辣的讽刺。

他寒窗十年,读书赴考,十试不中,依旧布衣。

与孙供奉的宠遇相比,他不免刺痛于心,于是写这首诗,用自己和孙供奉的不同遭遇作鲜明对比,以自我讽嘲的方式发感慨,泄愤懑,揭露抨击皇帝的昏庸荒诞。 诗的前二句概括诗人仕途不遇的辛酸经历,嘲笑自己执迷不悟。 他十多年来一直应进士举,辛辛苦苦远离家乡,进京赶考,但一次也没有考中,一个官职也没有得到。 五湖烟月是指诗人的家乡风光,他是余杭(今属浙江)人,所以举五湖概称。

奈相违是说为了赶考,只得离开美丽的家乡。

反过来说,倘使不赶考,他就可在家乡过安逸日子。

所以这里有感慨、怨恨和悔悟。 后二句便对唐昭宗赏赐孙供奉官位事发感慨,自嘲不如一个耍猴的,讥刺皇帝只要取乐的弄人,抛弃才人志士。

一笑君王便着绯,既痛刺唐昭宗的症结,也刺痛自己的心事:昏君不可救药,国亡无可挽回,有许多忧愤在言外。 显然,这是一首嘻笑怒骂的讽刺诗。

诗人故意把辛酸当笑料,将荒诞作正经,以放肆嘻笑进行辛辣嘲骂。 他虽然写的是自己的失意遭遇,但具有一定典型意义;虽然取笑一件荒唐事,但主题思想是严肃的,诗人心情是郁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