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改元新政为何难阻清朝死亡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雍正改元新政为何难阻清朝死亡

原文标题:为君难:雍正改元新政为何难阻清朝死亡  雍正帝有一方寿山石闲章,上面刻着“为君难”三个篆字。

寿山石因最早产自福建福州寿山地区而得名,是中国特有的名贵彩石,被誉为我国传统“四大印章石”之一。 雍正帝这方“为君难”章,既道出其皇位得来之难,也道出其坐稳皇位之难,还道出其治国理政之难。

总之,告诉人们一个信息,就是“为君难”!雍正帝冲破为君之难,推行改元新政,刮起吏治风暴。   整顿吏治。

雍正改元,政治一新。

雍正帝在皇父死后七天,御太和殿,颁布即位诏书,正式行使皇帝职权,随后搬到养心殿居住。 当时雍正帝四十五岁,正是人生的壮年,同时他学识广博、经历丰富,又性格坚毅、勤政任事,决心以刚猛的手段,振刷先皇六十余年积累的颓风。

雍正元年(1723年)正月初一日,皇帝没有休假,不搞庆贺大典,却在养心殿一连发出十一道治吏谕旨:一谕总督,二谕巡抚,三谕督学,四谕提督,五谕总兵官,六谕布政司,七谕按察司,八谕道员,九谕副将、参将、游击,十谕知府,十一谕知州、知县,从省到县各级官员,告诫他们:民惟邦本,本固邦宁。 固邦本者,首在吏治。 警告所有官员:民脂民膏,朘(juān)剥何堪!蔑视宪典,三尺具在!(《清世宗实录》卷三)“三尺”是什么意思呢?有两种解释:一是指法律,“以三尺竹简书法律”;二是指刑具,“三尺木之刑”,就是夹棍,为最重之刑。 雍正帝告诫官员:如果违法乱纪,有法律在,有严刑在!  其一,谕总督、巡抚:应以实心、行实政,但今之居官者,钓誉以为名,肥家以为实。 今或以逢迎意旨为能,以沽名市誉为贤(就是作秀),甚至暗通贿赂,私受请托;朴素无华,敦尚实治者,反抑而不伸。

藩库钱粮亏空,多至数十余万。 属员缺出,巡抚操其权,下属钻营嘱托,以缺之美恶,定酬赂之重轻,情同行劫。 而告休归田之官员,反徇私吹索,借端陵践。

吏治不清,民何由安?  其二,谕布政司、按察司、督学:今钱粮火耗,日渐加增,重者每两加至四五钱,民脂民膏,朘剥何堪!各省库亏空,动盈千万,是侵是挪,总无完补。

州县案件,多锻炼口供。

至纳贿出入人罪,于法尤重。 戕人之命,破人之家,以润屋奉身。

今官员们名实兼收:所谓名者,官爵也;所谓实者,货财也。

  其三,谕提督、总兵官、副将等官:当兹海宇承平,士卒狃于宴安,不以兵革为事,相沿日久,营伍渐弛。

虚名冒饷,侵渔扣克,久悬兵缺,以恣侵渔;克减额粮,以肥囊槖(tuó)。 不肖将弁,不勤训练,冒虚粮而兵无实数,克月粮而兵有怨心,上亏天家之粮饷,下朘穷卒之脂膏。 国法森严,不尔贷也!  其四,谕道员:各地专司道员,首当洁己惠民。 粮道,扣克运费,苦累运丁,营私烦扰,贻害百姓,何所底止!河道,而于工程,漠不经意,一遇坍溃,谁之咎耶!盐道,需索商人,巧立名色,诛求无已!驿道,凡驿递马匹,假冒开销;岁修船只,虚浮不实——其或因循不改,朕必置之重法。   其五,谕知府、知州、知县:汉宣帝曰:“太守,吏民之本也。

”近闻州县火耗,任意加增,罔知顾忌。 以小民之脂膏,饱贪吏之溪壑。 州县官贤,民先受其利;州县官不肖,民先受其害。

恃才而多事,谄媚上司以贪位,任纵胥吏以扰民!丝毫颗粒,皆百姓之脂膏。 增一分,则民受一分之累;减一分,则民沾一分之泽。 王法森严,决难轻贷!  雍正帝在新年元旦发出的十一道谕旨,标志着雍正朝出现新君新元新政的新局面。

雍正帝还声明:他不能像皇父那样宽容,他要向贪官污吏开战,甚至对主持会考府的爱弟怡亲王允祥说:“尔若不能清查,朕必另选大臣。

若大臣再不能清查,朕必亲自查出。 ”雍正帝推行新政的决心,跃然纸上,铿锵有声。 明清公文形式,主要有:(1)题本,向皇帝奏事的文书,通过通政使司进呈后,先经内阁拟出处理意见,如“该部知道”、“知道了”,经皇帝允准;内阁以红笔批于题本表面,各遵照执行。 明中后期,此事渐由太监掌握,以致危及皇权,清末改题本为奏本,此制遂废。 (2)奏本,明代规定:各衙门凡公事用题本,盖官印;个人私事用奏本,不盖印。 清乾隆时奏本与题本合一。

(3)奏折,始于康熙初,因文件用折叠形式上奏,故称奏折。

有资格上奏折的官员开始人数很少,后大体省部级、军队军级、日讲起居注官、科道言官等才有资格。 “奏折从缮写、装匣、传递、批阅、发还、回交,都有一定的程序。 奏折写好后,装入封套,外包黄纸,置于匣内,匣外加铜锁,锁口贴封条;或置于奏夹内,奏夹两端系以细绳,再以黄绫包袱包裹;其折匣、铜锁、钥匙、奏夹、包袱等,均由内廷颁赐。

”(冯明珠《清宫档案丛谈》)。

由本官或差家人等直送奏事处,再由内奏事处太监进呈皇帝。 皇帝阅后,做出红色批示即朱批奏折,交本官或有关机构办理。

1数据统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