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御千年于乘风牛金刚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气御千年于乘风牛金刚

笔趣阁最快更新气御千年于乘风牛金刚最新章节。 “说来听听。 ”我急忙转视温啸风。

温啸风微微侧头低声说出了他的想法原来他所谓的计策是使用紫阳观的驭雷诀招御天雷对济行进行心理震慑,他已经发现这个济行心理素质不行,金刚炮的恐吓都能令他畏首畏尾,天雷一至他能吓的尿裤子。 “天雷不追紫劫,即便招来又有何用?”我摇头说道。 佛教的寺院都有佛光萦绕,除了度劫天雷之外的其他天雷是不会轰击寺院的,而今幽冥禅院已经坍塌,佛光已无,天雷可至。 不过现在摆在我面前的问题是济行已经度过了紫劫,我们招来的天雷根本就不会对他产生实质性的伤害,我们费时费力招引天雷如果只是为了单纯的吓唬他似乎有点小题大做,毕竟雷神不是随便可以恭请的,需要以付出大量灵气为交换条件才能施为。 “济行的紫气飘忽暗淡,足见其当日应对天劫时借助外力颇多,你我的除魔天雷固然不足以伤他,但却可令其误以为是度劫天雷之余威,胆寒之时便可为白族长争取一点机会。

”温啸风分析着说道。 “度劫天雷与除魔天雷截然不同,他曾经见过前者,如何才能让他混淆?”我皱眉思索。 出手从侧面干涉斗法我们也不是头一次干了,自然不会顾及什么规矩。

不过济行是见过度劫天雷的,度劫天雷由西方而至,而除魔天雷则没有固定的凝聚方位,到时候万一方位错了,还能骗过济行吗?“由你出手。 ”温啸风抬头说道。

紫气颠峰招御的天雷雷云更厚威势也更强,或许可以骗过济行。 “这里由你主持,白族长若有危急,及时鸣锣。

”我伸手将茶几上的铜锣推向了温啸风。

施展驭雷诀需要恭身而立念咒作法,我自然不能从这里施展。

温啸风点头同意,我见状也不再耽搁,离座站起伸手抓过干将转身便行。

“你干啥去啊?”金刚炮急忙问道。 “出恭。

”我并不回头。

“出恭又不是自宫,你拿着剑干啥?”金刚炮疑惑的追问。 我愤之怒视这个混货,不用别人怀疑我的动机,他就能给我问出个底儿掉。 金刚炮见我愤怒的看着他,知道自己又问了不该问的话,转而耸肩缩头不再吭声了。

离开幽冥禅院,我环视左右寻找合适的作法地点,最终决定在东侧的丛林之中施为,打定主意便捏起风行诀借着茂密树林的掩护,隐藏身形掠到了五里之外。 “告知凌宵,妖孽祟世,事清原明,雷公诛邪,陈文玉速速领命,太上大道君急急如律令。

”我捏起法诀抬剑上指,口颂驭雷真言散出灵气开始作法。

“轰隆~轰隆隆~”就在自己念完真言的瞬间,雷鸣之声便自远处响起,浓重乌黑的雷云开始迅速自四面八方聚集。

天雷到来的如此迅捷是我始料不及的,想当初以红色灵气施展驭雷诀是等了许久才听到雷声的,而今只需念完真言便可将天雷请至,这前后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这就如同平民百姓要办点事情等之又等,而大将重臣们的事情则会率先办理,这就是实力的作用,实力的大小永远决定着待遇的高低,这一准则千古不变。

而此刻自然不是感叹这些的时候,天雷既至,我自然不再犹豫,散出灵气控制着四方而至的雷云移到了幽冥禅院的上方。 为了让自己招御而来的除魔天雷更像度劫天雷,我并没有控制着天雷马上下击,而是疯狂的抽调灵气凝聚雷云的厚度为随后的雷霆一击增加威势,这一点类似于开弓放箭,弓拉的越满射出的箭威力也就越大。

大量雷云的突然出现可能会迷惑其他僧人,但绝对迷惑不了那名有着紫气颠峰修为的年轻喇叭,因此为了防止他出手承接转移天雷,我散出的灵气极其快速,片刻之后当自己感觉到已经难以驾御那暴烈的雷霆之威时,这才控制着天雷开始下击。

我的攻击目标自然不能是任何生物,我选择的是幽冥禅院西侧的那几间僧舍,我之所以选择那里作为目标有三个原因,第一那里是幽冥禅院唯一没有倒塌的建筑,毁之可以泄愤。 第二那里离我方较远,天雷带起的碎石不容易伤到金刚炮等人。 第三那名年轻的喇嘛可以及时出手护住那些没有度过紫劫的普通僧人,不至于殃及无辜。

“喀嚓!”天雷终于落下,与先前沉闷的轰隆之声不同,此次的雷声是巨大喀嚓之声,虽然遥隔五里,我仍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天雷劈击地面引起的剧烈震动,还有就是幽冥禅院方位猛然升起的土雾和四处飞溅的砖石瓦块。 自己倾尽全力的一击竟然有着如此威力连自己都感觉到震撼惊讶,自己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感受到地面的震动,那些身在幽冥禅院的众人所受到的波及自然更加严重,温啸风的紫气修为能否保护我方众人的安全也成了我所担心的事情,因而一击之后我便马上错指收法纵身回掠。

五里之遥转瞬及至,在我借着尚未完全消散的尘土的掩护回到幽冥禅院的时候,眼前出现的一幕将我彻底惊呆了。

西侧那几间僧舍自然是没了踪影,除此之外幽冥禅院所有的地面建筑都已经被天雷震塌,场中弥漫着大量的尘土,而那诸多僧人和我方众人无一例外的被天雷震晕在地,场中的济行和白九妤同样瘫倒在地生死不明。 我急忙使用观气诀观察众人气息,发现我方众人和对方僧众虽然晕倒却并无生命危险,我急忙跑到白九妤身边将其抱其伸手试探鼻息,发现呼吸还算平稳,这才放下心来。 待得转视济行的时候却令我不由得汗毛直竖,这家伙两眼泛白气息全无,竟然死了。 度过紫劫的人怎么会被除魔天雷劈击致死呢,完了,这下真完了,旁敲侧击的干扰战局也就罢了,这明目张胆的御雷行凶算是彻底破了规矩,无缘无故死了人,幽冥禅院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此一来我将如何收场。 “天威不可戏!”此刻我的脑海之中只有这一个念头,修道中人恃术挟天伤及俗人都会大折阳寿,而今使用天雷杀了度过紫劫的佛门和尚这还了得,这得折我多少寿数去?想及此处急忙闭目内视,一观之下却发现自己的寿数并没有折损,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轻轻的放下白九妤,茫然站起看着昏倒一片的众人,一瞥之下瘫倒在地的鉴真和尚怀中露出的一物引起了我的注意,凝神一看正是那张黄纸。

我皱眉犹豫了片刻,最终抬腿走了过去拿出了那张黄纸,正待打开观看却发现盘坐在他旁边的那名年轻喇嘛睁开了眼睛在看着我,原来他虽然闭着眼睛却并没有晕过去。 此刻我的手中正拿着那张黄纸,此举无异于偷盗,被其发现之后顿时感觉无地自容尴尬非常,就在自己犹豫着是否将那黄纸放回去的时候,年轻的喇嘛却冲我微笑着开了口,“九师弟,你如今身为紫阳掌教,怎可如此肆意妄为......”笔趣阁最快更新气御千年于乘风牛金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