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58总裁的幼宠(39)点了火就要熄灭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一卷 258总裁的幼宠(39)点了火就要熄灭

——请问你就是和关氏传媒总裁关景之关先生热恋的宋碧菡小姐吗?——你和关先生是表兄妹,你承认你们是在***吗?——据说关先生的父母,也就是你姑姑姑父为此事找过你,要你放弃这段感情,但遭你拒绝?——宋小姐,能谈谈你和关先生的恋情么?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并且同居发生关系的?…芑…一个比一个犀利的问题朝懵懂的宋碧菡连番砸下,镁光灯不间断的闪烁,落在她瞬间刷白的俏颜上,而她却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推挤中不知谁的摄像头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头,她痛得皱眉,也立即回神,别开脸背开那些长短不一的摄像头和相机,费力的想推开那些人挤出去。

可那群记者如同吃了兴奋剂,各个兴致高涨,她不但挤不出去,反而被他们包拢在中间,进退两难猬。

“你们从哪得知的谣言?什么‘乱’伦?刚才哪家报社或电视台的记者说的?你们在场所有人都要为自己刚才说过的每一句话负责,我家总裁保留对你们的诉讼权!”突然介入的男声话音一落,那群纷纷探目看过去的记者齐齐闭嘴互望。

卢亚宁带来的四五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将那群记者推开,他走进来望着把头垂得低低的宋碧菡,从她手里接过那两大袋东西,而后朝那几个男人使了个眼‘色’,几人会意,在两人离开而那群记者意图冲破他们的阻拦围上去时毫不客气的拽住对方的手腕将他们手中的相机或摄像头统统砸在地上麻衣相士最新章节。 这边宋碧菡跟着卢亚宁上了车离开公寓,等拉开一大段距离了卢亚宁才开口:“你没事吧?”始终低垂着头不做声的宋碧菡摇头。

“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搞的鬼,已经派人在查了,你别担心,总裁会尽快摆平这件事,不会影响到你以后的生活。 ”“……”不多时,汽车驶入帝景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总裁在他房里,你上去吧。 ”宋碧菡下了车,捂着刚才和那群记者推挤时被撞痛的额头走向电梯入口。 ———站在房间‘门’口按下‘门’铃,很快‘门’打开,神情‘阴’冷的男人手执电话脸‘色’不虞,触及她额头上那个肿起的包,神情越发‘阴’郁。

“立即给我找到那个人,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关景之语毕挂了电话,大掌拽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来。 “你没带手机么?怎么打你电话也不接?”带上‘门’牵着她往里走,关景之语气夹杂怒意。

他一个小时前收到消息说是有一大群记者堵在宋碧菡公寓‘门’口,那时就不停打她电话,结果她一直没接,而等他派卢亚宁赶去公寓时,电视上已经出现直播。 画面里脸‘色’苍白神情无助的宋碧菡让他当时险些了砸电视机。 宋碧菡闭了闭眼,回他:“我是忘带手机。

”“……”把她按坐在沙发上,俯身察看她的额头,眉梢蹙拧:“疼不疼?”宋碧菡抬眼望着他,摇头,偎过去抱住他。

“景之,我们在一起算‘乱’伦吗?”“你在意?”“……”是别人在意,他父母也在意。

“就算是‘乱’伦,你现在才在意也晚了。

”“我又没后悔。 ”只是害怕他们将来的孩子真会像关母说的那样有缺陷。 “景之。

”她唤他,爬起来跨坐在他‘腿’上,双臂亲昵环住他的颈项,额抵着他的说:“我们去做一次dna比对吧?我想知道我们隔了这么多代如果在一起将来生下来的孩子会不会有缺陷?”孩子?关景之脑海里浮现去l市时接触过的管御森家的那个小鬼,才五岁大的孩子却有本事把整个管家‘弄’得‘鸡’犬不宁,天天嚷嚷要让父母离婚,让管御森头疼不已,而他只接触过一回也同样对那个小鬼避如蛇蝎一品姐夫最新章节。 “我们以后可以不要孩子。

”免得将来他变成第二个管御森。

“不要孩子?”宋碧菡愕然,“为什么?你不喜欢?”“现在谈这些还太早,再说吧。 ”他抱她下来,起身边走向衣橱边转移话题:“你暂时别回公寓,等事情处理好了再说。 ”“那明天去瑞士的行程是不是也要取消?”关景之拿外套的动作顿了顿,而后看过来:“为了避免再生枝节,的确是要取消。 ”闻言,宋碧菡一脸失望。

还想说什么,关景之的手机却响起。

黑眸掠过屏幕上的来电,他‘揉’了‘揉’额,接通。

“景之,怎么回事?为什么你和碧菡的事会被媒体知道还恶意扩散?你爸简直要被气疯了!”听着母亲在电话那头心焦质问,关景之仍面‘色’不改。

“我已经在处理这件事,会尽快让那些报社和电视台澄清只是个误会,您别担心。 ”“碧菡怎么样了?”“她没事。 ”“景之,不是妈固执要反对你们在一起,不过你们真的不适合——”“我一会要召开记者会,时间仓促,先挂电话。 ”关景之挂了电话不到两秒,电话又响起,而这次来电显示卢亚宁。

“总裁,向杂志和电视台报料那个人已经抓到了,居然是帝景的伺应生,他那天给小宋送餐,当时房‘门’没关,他听到董事长夫人和小宋的对话,还用手机录音,万幸的是录音他还没‘交’出去。

”电话一通就听卢亚宁说。

“让他把东西‘交’出来毁掉,其余的按我吩咐做。

”“好的。

”“人找到了?”见他挂了电话,宋碧菡问。 他点头。 “是谁?”“我爸妈来酒店找你那天给你送餐的酒店伺应生,你们那天没关‘门’。

”宋碧菡怔住,记忆倒退回那天的情景,难怪那天她明明叫了餐却没有人给她送餐,原来是自己粗心大意埋了祸根。

关景之穿上外套走过来,俯身在她‘唇’上亲了亲:“晚上我们回玫园过除夕。

”宋碧菡点头,在他‘欲’起身时迅速勾住他的颈项重新‘吻’上去和他缠绵了片刻才依依不舍分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