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驾到:隔壁男神太撩人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鲜妻驾到:隔壁男神太撩人

正文第69章就不给你看![更新时间]2019-08-2909:05:01[字数]2075“可是聂氏迟早是我的。

”“迟,还是早?”聂青青:“......”这个骚男人,嘴巴这么厉害!安雨绵也像模像样的拿了几张纸走过来,“江先生,我对合作的条款有一些疑问。

”她觉得,在谈工作上的问题的时候,还是这么叫比较妥当。 “什么疑问?”江辰头也不抬地说。 他知道安雨绵不懂业务,这些条款都是其他人拟出来的,来这里也只是对自己发发花痴。 “这一条我不太懂。

”安雨绵随意指了一条。

条款都是中文。 但实际上,不是内行的人,都不会太懂这些条款里的利害关系。 江辰温柔的一笑,“你念一遍。

”笑意虽然不达眼底,但是却让安雨绵看呆了眼。

“嗯,好。

”安雨绵嗲声嗲气的把那个条款念了一遍。 江辰轻轻的拍了两下手,“很好,就是你刚才念的这个意思。

”那眼神,都是中文,你念都念了,所以不要再告诉我你不太懂。

安雨绵:“......”江辰摆摆手,示意她回自己座位上去。

“噗——”聂青青小声的笑了出来。 这个骚男人,还会这套!江辰趴在桌上看着她,“开心了?”“开心。

”讨厌的人不开心,她就很开心。 看她这么上道,江辰又问:“放心了?”“放心。

”“还查岗吗?”“不......”等等!刚才在这个骚男人的诱导下,她都说了些什么啊!聂青青瞬间脸红到耳朵根。 “我收回,刚才回答过你问题的,全部答案!”什么叫做放心?搞得她像是来检查,自己男人出没出轨一样。 还有查岗......,不要以为她不知道还有另一个意思。 江辰给了她个宠溺的白眼,“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

”想收回去?做梦!魏文看见自家老板这个有点调皮的表情,惊得差点被口水呛到。 万年不变,温柔笑的BOSS,居然也会翻白眼真是离奇!太离奇了!“那就当我没说过!”江辰指了指自己的头,“它不同意。

”有本事,你把我记忆删掉呀!“哼!”聂青青气得坐回原来的位置,决定不再理江辰这个骚男人。 她又把椅子的方向转了转。

原本江辰还能看到她的侧颜,以及一部分正脸。 现在,可怜的只能看到一个背影了。 江辰:“......”这个小兔子,火气这么大!安雨绵又被聂青青挡住了视线,心里自然是非常非常的不开心。 她低声对聂青青说:“姐姐,麻烦你往左边挪一点。 ”她不知道聂青青为什么会来,不上班了吗?聂青青挑了挑眉,“挪不动。 ”想看那个骚男人?不准!就不给你看!安雨绵紧紧的捏着小拳头,擅长隐忍的她,差点忍不住。

过了一会儿。

江辰从座位上站起来说:“休息一下。 ”然后就走了出去。

他出去之后,所有人也都出去透气了。 会议室里一下变得空无一人。

聂青青出来之后,就火速奔到了卫生间。 刚才在里面她就憋不住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让安雨绵看江辰那个骚男人一眼。

所以,她选择一直憋着。

要是再不休息,她估计就要憋死在里面了。

解决完之后,聂青青又在镜子前面补了补妆,才出去。 因为脚步有点急,来到卫生间门口,差点直接撞到江辰怀里。

还好!她及时刹住了刹车!“你干嘛,那么喜欢站在女卫生间门口?是变态吗?”聂青青记得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他也在女卫生间门口站过。 江辰笑了,把她问的依次回答,“第一个问题:等你。

第二个问题:不是。 ”他就爱站在这里怎么了?在江翟,谁敢笑他?聂青青忘了,变态,是不会承认自己是变态的。

“等我干什么?”偷看?猥亵?她发现自己想法还挺污......“等着捞你。

”这句话从他嘴里面说出来,一点儿也不粗俗,反而还多了几分高雅。

聂青青:“......”她翻了个白眼,绕过江辰走出去。

又是捞她......上次还说什么,怕她被冲走。

没多久,会议室里又再次聚集了人。 回到自己座位上,该干嘛干嘛。

聂青青走到自己刚才坐的位置,随意往座位上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坐的椅子和刚才的有点不一样。

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同。

没多想,她就坐下了。 坐在上面,还很不安分的晃荡。

晃着晃着,她就从椅子上面摔了下来。

几乎是同一时间,江辰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跑到了这里。 所有人也都因为响动,而围了过来。

“啊......”聂青青坐在地上,摸着她可怜的小屁屁。 她记得刚才,这椅子还是挺结实的。

怎么说坏就坏了?椅子的四条腿都断裂,躺在地上成了几块碎木条。

“伤到了哪里?”江辰早就过来了,只是蹲在地上仔细看了一圈肉眼可见的地方,也没发现她有哪里受伤。

怕聂青青是伤到骨头,所以不敢乱动她。

“我......,屁股痛。 ”她额头上疼得渗出了汗珠,眼睛有点红红的,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 明明疼得要死,可是要强的她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哭出来。

尤其是,安雨绵还在这里。 地毯上聂青青瘫坐的位置,慢慢有血迹浸染出来。 安雨绵咬着指头,装出吓坏了的样子,摸摸手机说:“姐姐你忍一下,我帮你叫救护车。

”她手不自然的抖着,半低着头也藏不住她眼底的幸灾乐祸。

“不用。

”整个会议室因为江辰的这句话,气氛冰冷到了极点。 安雨绵也不敢再说话,悄悄的保持着一段距离不敢上前。

江辰小心又快速的将聂青青从地上抱起,在她耳边说:“你忍一下,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然后丢下众人,就飞奔了出去。 魏文也快速的跟在后面。 安雨绵看着江辰抱紧聂青青离去的背影,眼眸里除了嫉妒之外,还闪现出一抹锋利。 地毯上留下一大摊触目惊心的血,血迹中混杂着椅子腿断裂的木渣。 “这得有多疼呀。 ”“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