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城市群现状和制约因素,工业经济论文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以兴隆沟遗址为例,兴隆沟第一地点为兴隆洼文化中期的一处重要遗址。考古出土的遗物多见于房址居住面,少量遗物出土于堆积层内。发掘出土的石器以打制石器为主,主要器型有石铲、斧、刀、磨盘、磨棒、环状石器、细石叶等。骨器多磨制而成,骨锥数量最多,其次为骨匕、刀、凿、镖等。

  它具有起动电流小、转矩逐步增加,起动平稳等,是传统的电抗器降压起动、直接起动等理想的替代产品。

淮海城市群现状和制约因素,工业经济论文

  从城市规模来看,各市城区规模整体偏小,城市人口集中度较低,徐州作为该区唯一一个市区人口超过300万的城市,对周边城市发展起到了较为明显的带动作用。   从经济总量看,淮海城市群地区生产总值为16516亿元,占全国的%,2013年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36501元,虽然比全国水平低4130元,但近年来经济增速一直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2013年高个百分点。

在淮海城市群八市中,各城市之间的经济总量还存在较大差异。 核心城市徐州2013年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亿元,总量在该区位居第一位,占全区27%,高于第二位济宁市亿元,是总量最少的淮北市的倍。

从人均生产总值看,可以大致分成三个层次,枣庄、徐州、济宁在45000元左右,连云港、淮北、宿迁35000元左右,商丘和宿州仅15000元左右。

而徐州与周边省会城市(郑州、济南、合肥、南京)对比经济总量,仍有较大差距,但增幅均高于其他4个省会城市。

淮海城市群地区生产总值和人均生产总值具体如图1-3所示。   从产业发展情况来看,淮海城市群三次产业结构为::,比重呈二、三、一格局分布。

2013年,淮海城市群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2260亿元,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8183亿元,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6062亿元。

从与全国水平比较看,淮海城市群一产和二产比重高于全国,三产比重低于全国,处在工业化高峰阶段,产业升级阶段略为滞后于全国水平。 具体如图1-4所示。

  制约因素  淮海城市群近年来着眼于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深化社会事业合作,有很多优势和发展机遇,但也面临严峻挑战,存在不少制约因素。

  城市群总体实力有限,中心城市带动力有待提升  淮海城市群与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等经济区相比,无论是综合实力,还是一体化程度,都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 徐州作为城市群核心城市,与群内兄弟市相比,徐州经济优势突出,但与周边省会城市、沿海发达城市和京、沪等城市相比,徐州的经济实力和辐射能力明显薄弱。

另一方面,因距离这些经济发达地区较远,也很难接受到这些经济中心的辐射。 城市群发展水平不高,从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和公共财政预算收入情况来看,除了徐州、济宁、枣庄三市,其他几个城市经济仍欠发达,教育、卫生、医疗等公共服务资源分布不够均衡,产业竞争力和自主创新能力缺乏,市场活力不够。 近年来,各市合作意识不断增强,合作领域不断拓宽。 但也应清醒的看到,与发达区域经济体相比,城市群一体化发展仍存在基础薄弱、互动不强、影响力较弱的问题,徐州尚不能对淮海城市群形成强力辐射和带动作用。

淮海城市群总体经济实力比其他沿海区域经济落后,成为中国沿海区域经济发展的软肋。   重复建设问题突出,产业结构趋于雷同且层次比较低  淮海城市群各市产业结构相近,产业低水平重复建设问题仍未解决,相邻城市间各领域同质化竞争现象制约了城市群更好地共同发展。

淮海城市群各城市主导产业不突出,整体看层次比较低,关联性和一体化程度差,资源要素跨区域整合难度大,未来转型升级任务较重。

城市群内八个地级市,主要行业均以煤炭、机械、纺织、化学、食品等为主,并都把商贸、旅游、高新技术产业规划为支柱产业。

产业结构的雷同不仅限制和排除了正常的区域分工与合作,并且造成资源低效配置和重复建设、相似性强而互补性差,由此导致城市群内部各城市之间在原料、市场、人才、投资、出口等方面的诸多不规范竞争。 另外,产业结构矛盾突出,工业结构层次较低,工业结构战略性调整的步子还不快,产业的传统性过强,多数行业存在大量过剩落后的生产能力,工业经济整体沿袭以数量扩张为主的增长方式,对资源环境形成较大压力,多数城市产品结构单一,产品质量不高,产品竞争力不强,传统劳动密集型企业较多,职工就业压力较大;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体量不大,大品牌缺乏,自主创新能力低;服务业占比不高。

旅游资源丰富,但八市地缘相近、资源同类,发展不平衡,旅游品牌在全国尚未形成具有震撼力、带动性的龙头产品,国内知名度不高。   行政壁垒制约城市群发展,尚未有效形成发展合力  淮海城市群行政区划分属四个省,是典型的省际边缘合作型城市群,各城市由于行政归属不同,发展仍主要围绕本省发展规划、侧重和步骤,缺乏深度、有效的分工与协作,制约了城市群一体化进程。

多年来,淮海城市群各成员市不断加大区域间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和优化配置,逐步深化各个领域、各个层次的经贸交流。 但由于受行政、利益、规划等多种因素的制约,经济要素在淮海城市群中配置优化程度不高、效率不足,成本偏高,合作仍较松散,各城市之间的产业发展协作不够,产业发展链条联系不够紧密,产业一体化发展缺乏统一协调。

区域市场和空间的体制分治、要素分割的制度障碍亟需打破。

在相关各省的区域发展政策中,这一区域内城市的发展也处在边缘化状态,在各自省内得到的重视普遍不够,投入也偏少。   交通基础设施畅达性不够,综合交通体系待完善  作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基础性、先导性产业,综合交通运输网络对区域发展有支撑和引导作用。

目前,徐州及区内其他城市之间交通基础设施虽具有较好基础,但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与核心城市间的交通联系薄弱,存在跨地域断头路,交通网络的密度和质量还不能满足发展需要。

徐州市联系淮海城市群兄弟城市的城际运输体系还不够发达,亟需进一步推进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及运输服务业的转型升级,实现区域内同城化发展。   生态环境治理任务艰巨,环境治理与保护机制有待构建  区域生态环境治理与保护任务艰巨,统筹协调比较困难。 人多地少,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较快,对空间需求较大,建设用地增长较快,土地开发强度较高,部分区域采煤塌陷造成耕地减少。

淮海城市群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相对滞后,排污总量较大,流域性水污染问题尚未根本解决,区域性灰霾污染呈加重趋势,生态环境改善任务艰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