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之我爱瓦罗兰 作文本定制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英雄联盟之我爱瓦罗兰 作文本定制

  里托大师拔出身后的宝剑,指向卡特琳娜,冷喝道:“快把皇子殿下给放开。

”那为首的一人,手持一把大斧,对着里托大师冷笑道:“本来有你里托大师在,我们还在担心该如何阻拦你们,没想到这德玛西亚的皇子这么容易就被我们抓住了,我德莱厄斯早就想领教一下您的剑术了。

”里托大师凝重的看着德莱厄斯,而那些德玛西亚的士兵早已惊呆了。

曾经已一人之力屠杀了500德玛西亚战士的德莱厄斯早已是德玛西亚士兵的恐惧了,面对这样的人,他们该如何去战。

里托大师低声喝到:“你们别动,保护好自己。 ”便手持巨剑冲向了德莱厄斯,德莱厄斯兴奋的扛起大斧,迎了上去,就在这一击对拼后,德莱厄斯便知道自己与里托直接的差距,便不在上前,而是将大斧指向嘉文四世:“里托大师,我知道我现在并不是你的对手,但我相信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这傻皇子我们就带走了,你们敢追过来我就宰了他。 ”说完,一群人便谨慎的退走了。   夜晚,在一片营地,一队人马摸摸索索的的潜入了,赫然是盖伦带领的无畏先锋小队,看着那被诺克萨斯士兵嘲笑的嘉文四世,盖伦正准备冲出去营救突然一把匕首狠狠的射向自己,盖伦将手中的巨剑举起挡住了匕首。 瞬间两边的士兵便冲了出来,盖伦一挥巨剑大喝一声:“冲,救出皇子殿下。 ”顿时那十几名士兵便凶猛的冲杀了过去,这支无畏先锋小队可是德玛西亚的精良部队,可以以一当十,不一会便碾压的诺克萨斯的的士兵,就在这时,一把把匕首横空射出,皆是飞向嘉文四世,盖伦急冲上去手持巨剑居然将匕首全部挡下,这时,周围走出来了上百士兵。

“哼,你还真厉害,居然能挡下我的匕首”。 卡特玲娜冷哼着从人群走出。 看着面前的红衣少女,盖伦突然心中一颤,好美的女孩,不敢直视这少女的盖伦于是便转过头帮嘉文四世解手上的绳索心中却一直忐忑不安。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嘉文四世突然捧着盖伦的脸,深沉的说到:“盖伦,你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哪受伤了。 ”似乎明白发生什么了的卡特玲娜一匕首飞了过去:“色狼。 ”可以轻易躲开的匕首却是深深的插入了盖伦的左臂,这时,无畏先锋的士兵的呆住了,怎么就这样射中了,怎么就射中了呢。

盖伦没有理会任何人,大喝一声:“护送皇子撤回德玛西亚。

”无畏先锋队就像早已都说好了一般,配合十分默契,两人扶起皇子,其他人开路保护皇子从一侧冲了出去。 盖伦手持巨剑,拦住了追过去的几十个士兵,盖伦越战越勇,普通士兵根本进不了他的身。

卡特一看不妙,便想冲过去堵住皇子,盖伦突然一个照面就拦住了卡特,盖伦望着眼前的女孩,却一直不挥剑,卡特不知道盖伦搞什么鬼,便不搭理他直接越过盖伦,可盖伦愣是拦住卡特,也不出剑也不说话。 于是那战场上边出现这样的一幕:一个将军手持巨剑和一个手持匕首的女将领在跑来跑去左跑右跑,貌似在玩老鹰抓小鸡。 这时一手持长剑,身穿白衣,长相清秀的年轻人跑了过来:“卡特,我拦住他你去追嘉文四世。 ”“厄加特,你怎么来了,我大哥呢?你们不是先回去总部了吗?”厄加特淡然的说到:“老大叫我回来告诉你们可以处死嘉文四世了,你快去追上完成任务,这小子交给我。 ”卡特点了点头便从后面离开追向嘉文四世去了。 没办法,盖伦在前面死都不让,只能走后面了。 厄加特看着盖伦,心中浮出一个映像,怎么这么像,怎么这么像。

终于还是盖伦先开口:“你个大男人,总盯着我看干吗?我可不搞基。 ”厄加特突然哈哈大笑道:“小子,你跟盖英雄什么关系?”盖伦疑惑的看着厄加特,想了一会,开口道:“你要战便战”。

便提剑冲了上去,看着冲上来的盖伦,厄加特淡淡的笑了一声,便提起手中的长剑,刺了上去,一劈一刺,一巨剑一长剑,两人战的不相上下。 厄加特冷笑一声:“小子,小心了。 ”一剑便刺向盖伦,盖伦提剑一挡,本可以挡住的长剑,突然软了下来,划了盖伦胸口一剑。 “哈哈,我的软剑至今还只有一人曾破解过,你这小子死在我这剑下也不亏。

”盖伦吐了一口唾沫:“呸,就凭你。 ”一剑一剑一剑的刺向盖伦,而盖伦却无论如何都无法砍中他,因为他的巨剑太重了。

数十分钟后,盖伦便被划了十几道口子,血染红了他的战袍。

盖伦手持巨剑,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厄加特凝重的看着他,半响后,盖伦突然大笑:“哈哈,看我如何破你。

”盖伦提起巨剑便冲了上去,厄加特疑惑的看着他,依旧一刁钻的软件刺出,这次却是直接刺中了盖伦的肩膀:“哈哈,这便是你破我的剑法吗?哈哈哈,你是被我打傻了连躲都不会了吗?”就在厄加特大笑时,盖伦直接一手握住厄加特的长剑,一拳打了过去,厄加特被打倒在地,盖伦豪迈的笑着,拿着巨剑我打不到你,我就用拳头打你,我倒要看看你先死还是我先死,于是盖伦又冲了过去厄加特一剑有刺向盖伦身上,哈哈哈。 。

盖伦大笑道,又是一记重拳,这一拳将厄加特的左眼都打肿了,接着盖伦又冲了上去,厄加特冷笑道,这次我刺你心脏,我看你怎么抗,盖伦直冲上去,厄加特一剑刺向盖伦左心口,感到心口一凉,盖伦瞬间拔下左侧上的匕首直接插向厄加特。 这一匕首,直接插穿了厄加特的身体,厄加特必死无疑了。 而盖伦也终于承受不住倒地了。

  几个时辰过去了,盖伦模糊的睁开了双眼,看到这一地的尸体,他慢慢站了起来,拔出了厄加特身上的那把匕首,仔细的擦了擦,便放进了衣服里面,提起的的巨剑,艰难的朝着德玛西亚走去。   德玛西亚城门口,一个士兵朝城头大喊,快通报国王殿下,盖伦将军回来了。 看着那满身伤痕的盖伦躺在床上,嘉文四世沉默着没有说话,赵信端着一杯菊花茶走了过来,坐在床边,淡淡的说到:“还好,盖伦天生与常人不同,他的心脏在右边不然这次真的就。 ”嘉文四世点了点头:“都怪我,都怪我,盖伦是我了救我才变成这样的。

”赵信笑着拍着嘉文四世的肩膀,看着此时还如同孩子一般的嘉文四世说道:“别这样说,我们是兄弟,换做是盖伦被抓,你不一样也会拼了命去救他吗。

”当知道嘉文四世已经安全回到了德玛西亚时,盖伦才安心的睡下了。 大家都知道盖伦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回来,完全是凭借着这份信念才撑住的。 经历了这一次后,嘉文四世成长了不少,他决定要去瓦罗兰的其他地方历练,只待在这个小小的城邦,那么他永远都要靠别人保护,他也想要保护别人,保护他的兄弟,他的国家。 里托大师带着那德玛西亚的支援军前往艾欧尼亚时,诺克萨斯便退兵了,据说是诺克萨斯高层出了大事,于是便将军队撤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