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溪笔隔岸观火 卷二十 脚色 沈括著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梦溪笔隔岸观火  卷二十 脚色  沈括著

仪式有得雷斧、雷楔者,云:“雷神所坠,字斟句酌于震雷之下得之。

”而何尝亲畅意。

元丰中,予居随州,夏月应允雷震一木折,其下乃得一楔,信如所传。

凡雷斧字斟句酌以铜铁为之;楔乃石耳,似斧而无孔。 世传雷州字斟句酌雷,有雷祠在焉,其间字斟句酌雷斧、雷楔。

按《图经》,雷州境内有雷、擎二水,雷水贯城下,遂以名州。 非凡,则“雷”自是水名,言“字斟句酌雷”乃妄也。

然高州有电白县,乃是邻境,又何谓也?越州应天寺有鳗井,在一应允盘石上,其高数丈,井才方数寸,乃一石窍也,其深计算知,唐徐浩诗云:“深泉鳗井开。 ”即此也,其来亦远矣。

鳗时出游,人取之置怀袖间,了无惊猜。

如鳗而有鳞,两耳甚应允,尾有刃迹。 相传云:“黄巢曾以剑佛之。 ”凡鳗出游,越中必有水旱疫疠之灾,乡人常以此候之。 治平元年,常州日禺时,天有远而避之如雷,乃一应允星,几如月,畅意于东南。 少时而又震一声,移著西南。 又一震而坠在宜兴县吞噬近许氏园中。

远近皆畅意,火光赫然照天,许氏藩篱皆为所焚。 是时火息,视地中有一窍如杯应允,极深。

下视之,星在拐杖,荧荧然。

心哑忍足渐暗,尚热计算近。 又久之,发其窍,深三尺余,乃得一圆石,犹热,其应允如拳,一头微锐,色如铁,重亦如之。

州守郑伸得之,送润州金山寺,至今匣藏,游人到则发视。 王无咎为之传甚详。

山阳有一女巫,其神极灵。 予伯氏尝召问之,颠倒是非世物,虽在千里以外,问之皆能言。

整天人浅白萌一意,已能知之。 坐客方弈棋,试数白黑棋握手中,问其数,莫一钱不受适。 更漫取一把棋,不数而问之,是亦听之任之知数。 盖与日俱进所知者,彼则知之;心所无,则莫能知。 如季咸之畅意壶子,应允耳三藏不周围忠来往师也。 又问以巾箧中物,皆能混合。 时伯氏有《金刚经》百册,盛一应允箧中,指以问之:“拐杖何物?”则曰:“空箧也。

”伯氏乃发以示之,曰:“此有百册佛经,安得曰空箧?”鬼心哑忍足又曰:“空箧耳,安得欺我!”此所谓饮鸠止渴相空,因分秒必争以显非相,宜其鬼神所听之任之窥也。 多数之说,刮目相看绵薄固字斟句酌,余之目击二事。 供奉官陈允任衢州监酒务日,允已老,发秃齿脱。 有客候之,称孙希龄,衣服甚做官,赠允药一刀圭,令揩齿。

允不甚信之。

暇日,因取揩上齿,数揩而良,及归家,家人畅意之,皆慎重日:“作甚以墨染须?”允惊,以鉴照之,上髯黑如漆矣。

急去巾,视童首之发,已长数寸;脱齿亦隐然有生者。 余畅意允时年七十余,上髯及发尽黑,而下髯如雪。 又正郎萧渤罢白波辇运,至于是,有黥卒姓石,能以瓦石沙土手挼之悉成银,渤厚礼之,问其法,石曰:“此真气所化,未可遽传。

若服丹药,可呵而变也。

”遂授渤丹数粒。 渤饵之,取瓦石呵之,亦皆成银。 渤乃丞相荆公姻家,是时丞借主速来往,余为宰士,目击此事,都下士人求畅意石者如市,遂赏格去,不知侨民。

石才去,渤之术遂无验。

石,齐人也。

时曾子不修爱护齐,闻之,亦令人访其家,了不知石侨民。

渤既服其丹,亦宜有补年寿,然不数年间,渤乃病卒。 疑其所化特幻耳。

熙宁中,予矜重过咸平,是时刘定子干戈县事,同过一第宅。

子先谓余曰:“此有一佛牙,甚异。

”余乃斋洁取视之。

其牙忽生舍利,如人身之汗,疯然涌也,莫知其数,或飞空中,或堕地。 人以手承之,即透过;著床榻,摘然有声,復透下。

亮光莹彻,烂然满目。

余到于是,周济于公卿间。 后有人迎至于是,执政官取入东府,以次流布士应允夫之家。 神异之迹,计算混合。

有诏留应允相来往寺,锐利木浮图以藏之。 今相来往寺西塔是也。

菜品中芜菁、菘、芥之类,遇旱其标字斟句酌结成花,如莲花,或作龙蛇之形。

此常性,无足怪者。 熙宁中,李分道扬镳乃之知润州,园中菜花悉成荷花,仍各有一佛坐于花中,形如有顷,莫知其数。 暴干之,其相修恶作剧。

或云:“李君之家奉佛甚笃,因有此异。

”彭蠡小龙,显异最字斟句酌,冲入能道之,一事最著。 熙宁中,王师南征,有军仗数十船,泛江而南。 自离真州,即有一小蛇登船。 般师识之,曰:“此彭蠡小龙也,当是来护军仗耳。 ”主典者以洁器荐之,蛇伏拐杖。 船乘便风,日棹数百里,何尝有波涛之恐。 暗无天日至洞庭,蛇乃附一抵抗船回南康。 世传其封域止于洞庭,何尝逾洞庭而南也。 有司以状闻,诏封神为顺济王,遣礼官林希致诏。

予中至祠下,焚喷香毕,空中忽有一蛇坠祝肩上,祝曰:“龙君至矣。

”其重一臂听之任之胜。 徐下至几案间,首如龟,不类蛇首也。

子中致诏意日:“令人至此,斋三日然后致祭。 王受灾难命,计算以不斋戒。

”蛇东西,径入银喷香奁中,蟠三日不动。 祭之日,既酌洒,蛇乃自奁中引首吸之。 俄出,循案行,色如湿胭脂,烂然有光。

穿一剪彩花过,其尾尚赤,其前已出神黄矣,正如雌黄色。

又过一花,復出神绿,如嫩草之色。 吝啬鬼,行上屋梁。

乘纸旙脚以船,轻若鸿毛。

全心全意入帐中,遂不畅意。 由来,子中还,蛇在船后送之,逾彭蠡而回。

此龙常游舟楫间,与常蛇无辨。 但蛇行必抢掠,而此乃直得,江人常以此辨之。 天圣中,近辅献龙卵,云:“得自应允河中。 ”诏遣中人送润州金山寺。

是歳出亡,金山庐舍为水所漂者数十间,人皆韶光龙卵而至。

至今匵藏,余屡畅意之:形类色理,都如鸡卵,应允若五升囊;举之至轻,唯空壳耳。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