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亲啊,天塌了我们来撑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乡亲啊,天塌了我们来撑——捐助刘宪芝家庭纪实文/刘元明此刻,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文字来描叙这个不幸的家庭——刘宪芝之家。 我的眼睛在流泪,我的心在滴血。 刘宪芝,女,现年58岁,罗山县竹竿镇尚庙村陈湾组人。 32岁,丈夫身亡,留下她抚养一对儿女。

咬碎了满嘴的牙,两个孩子长大了、成家了,有了孙子孙女了。

正当可以松口气的时候,2018年3月,儿子拿回了离婚证书,不啻于给了她当头一棒!谁知祸不单行,2018年9月,她摔倒了,导致右腿骨断裂,膝盖粉碎性骨折。 这些,都是灾难的前兆,更大的灾难向她袭来。

2019年2月11日,也就是大年初七,早上5:37分,儿子突发疾病,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咽气了。

她的天顷刻间塌了!丈夫是她的半边天,丈夫死了;儿子是她的半边天,儿子死了。

她哭啊,哭得惊天地、泣鬼神,哭得雨纷纷、雪飘飘。

人生最大的不幸都降临到了她的头上,中年丧夫,老年丧子。 都说晴天霹雳厉害,这无异于天塌地陷。

哭声惊动了左邻右舍,先是陪着哭,接着是自发的进行捐助。 一百、二百、五百、一千……截止到笔者发稿时,共有238人参与了捐助,捐助金额高达五万余元;哭声惊动了尚庙村委会,村干部送来了慰问金;哭声惊动了尚庙小学的全体教师,他们也自发的进行了捐助;驻村第一书记来了,送来了慰问金;民政所领导来了,送来了慰问金;镇领导来了,送来了慰问金……她的天被这么多手一点一点的撑了起来,死者长已矣,生者当坚强!天是撑起来了,然而,一个伤残的奶奶和两个懵懂的孩子是多么的可怜,又是多么的凄惨啊!死者留下的一双儿女,儿子陈凯,11岁,就读于竹竿中学七年级;女儿陈娜,9岁,就读于尚庙小学四年级。 他们的求学之路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