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校陈孝平院士当选2019年“最美科技工作者”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我校陈孝平院士当选2019年“最美科技工作者”

大肝癌能否手术切除?以往认为,肝癌的手术切除主要适用于早期的小于5厘米肝癌;对于大肝癌,只能先栓塞,肿瘤缩小后再行二期手术切除。 基于上述观点,引起了大肝癌能不能手术切除的议论。

在外科临床实践中,往往存在这样的认识误区:认为大肝癌手术切肝量大,肝组织手术剩余少,易发生肝衰竭并导致死亡。

而影像学和外科临床研究结果又表明:相同解剖范围内的肝切除,肿瘤越小,切除的正常肝组织量越多;癌肿越大,切除的正常肝组织越少。 而且大肝癌病人,无瘤侧的肝组织代偿性增大,病侧肝组织由于肿瘤压迫和破坏,有功能的肝组织残存量很少。

此时,病人主要依赖无肿瘤一侧的肝组织维持肝脏功能。

陈孝平认为从理论上讲,大肝癌切除不一定发生肝功能衰竭。 之后大量的手术证实,大肝癌是可以安全地实施肝切除手术。 常温下肝脏耐受缺血的安全时间是多少?以往认为,常温下暂时阻断肝门血流一般不应超过15分钟。 然而在20世纪70年代,同济医院外科抢救的2位病人阻断肝血流时间均超过了20分钟,未出现不良后果。 陈孝平团队由此对于“常温下暂时阻断肝门血流一般不应超过15分钟”这一传统理论提出质疑,并开展了相关实验和临床研究。

家兔的动物实验结果表明,常温下耐受缺血安全时间是60分钟。 深入的临床研究表明,在无活动性肝炎、严重肝硬化、脂肪肝的病人,肝常温下阻断入肝血流时限达40~60分钟是安全的。

这一研究结果为肝切除术的安全实施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怎样解决肝切除术中大出血这一难题?肝切除术中大出血是导致手术失败的主要原因。 陈孝平团队30余年的临床实践中,建立了3种有效控制肝切除术中出血的技术,并在全国60余家三甲医院中得以推广应用。 简化的全肝血流阻断技术,不解剖肝门的解剖性肝切除技术,特别是新的肝脏双悬吊技术的奇思妙想让肝脏手术不再是禁区。 陈孝平在手术中发现,肝脏手术有一个关键步骤,就是将手术中肝脏悬吊起来充分暴露,传统的肝脏悬吊技术因为是用坚硬的器械盲穿悬吊,极易损伤肝脏血管出血。 这样的手术难题时常会挡在医生面前。

陈孝平想:绳样的手术带不是很软吗?这总不会碰坏肝脏脆弱的血管吧。 于是他在肝后下腔静脉右侧与右肾上腺之间建立肝后间隙的通道,沿这一通道置放两根手术常用软条带,一根向左拉,一根向右拉,这样就容易暴露出肝深部的断面。 其显著优点是操作简单而安全,而且两根悬吊带向左右牵拉时可更好地暴露深部的断面,有利于控制两侧断面的出血。 一次次摸索,跨越的是一道道难关。

2014年12月4日,全球科技领域顶级权威杂志《自然》(《nature》)出版专辑,介绍陈孝平在肝胆胰外科领域中取得的成就,文章中评价道:“陈孝平教授对肝胆胰疾病的治疗做出了救世贡献,是国际肝胆胰技术改进和创新的领导者。

”陈孝平在其40余年的工作生涯中,不断收获着国际国内的广泛赞誉。 老一辈的肝脏外科领域专家吴孟超、黄志强评价认为,陈孝平的研究从肝脏外科的基本问题开始,到复杂的肝脏外科手术实施,以大量的临床实践及其推广应用,极大地丰富了我国肝脏外科的内容,有效地提高了我国肝脏外科水平。 陈孝平不断创新,简化了肝切除的方法,提高了肝切除的安全性,极大地推动了我国肝脏外科手术技术的发展,使我国肝脏外科领域在国内外处于领先水平。 他的研究成果已在国内70多家地市级以上医院推广,临床应用2万多例。

一个个“经典医学论断”被陈孝平推翻,一项项“空白”被填补,与此相关的研究成果均已应用于临床并推广到全国,数百万病人因此受益。

这些成果极大地推动着中国肝脏外科的迅猛发展,也为世界肝胆胰疾病的治疗带来了贡献。

健康扶贫在爱国奋斗中书写精彩人生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陈孝平认为要全心专注于医学科学事业,孜孜追求,忘我工作,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在爱国奋斗中书写精彩人生。 近年来,他一直致力于陈孝平志愿者团队及湖北陈孝平科技发展基金会的工作,促进革命老区和偏远地区的医学科技发展,提升当地医疗技术和服务水平,更好的为当地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 他多次带领志愿者团队前往贵州、甘肃、大别山区、恩施等革命老区、偏远地区开展大型公益义诊活动,为当地居民免费诊治,为危重病人带去了“院士级”的医疗服务。 湖北陈孝平科技发展基金会为救助各地贫困病人共计支出120万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