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贱"若干年后,请你在原地等我来爱你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王小贱"若干年后,请你在原地等我来爱你

(图文无关)  班上另外两个来自乡镇的女生都跟韵锦住在同一个宿舍,一个叫莫郁华,一个叫周静,跟韵锦不同的是她们都是通过中考,凭借高分考进这所中学,而且在班里成绩不错,一向勤奋苦读,她们看韵锦的眼神里不是没有一丝轻蔑的,韵锦觉得很正常,同样的乡下来的孩子,她连名正言顺录取的这点凭借都是没有的。 莫郁华身材微胖,面容平凡朴实,她是全班最刻苦学习的一个,平时不苟言笑,解题和背单词是她跟呼吸一样本能的事,但是不算难相处,打来的开水也偶尔也愿意分给韵锦。 像我们这样的人,除了拼命读书之外,还有什么跳出农门的途径,这是莫郁华与韵锦唯一一次深谈时说的一句话。   周静倒长得娇小端正,她热心公益,喜欢在老师跟前跑动,喜欢抢着擦黑板,也爱在班上的城里女生座谈时搭话,却往往不得其要,倒是在男生中人缘不错,与韵锦关系一般。 韵锦曾经无意间听到班上最可人的女生孟雪在一个男孩子面前手一摊,说不是我们不喜欢跟她们几个乡镇来的女生说话,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语言,难不成跟他们讨论家里有几头猪,几亩田的确没有什么好说的,韵锦想。

于是她益发沉默,全然不见在家乡学校就读时的神采飞扬。

  至于男生,林子大了,长得周正的鸟自然也是有的,但这个年纪的惨绿少年还全然不懂绅士风度,就连往杯里装开水时也要跟女生抢个先后,更别提她们班里的男生还自发评选出班里八大恐龙,全班八个女生,无一漏网,让人无话可说,全不见青春读物里浪漫的少年。

更何况,韵锦看着自己洗得又薄又褪色的蓝色校服和镜子里那张寡淡的脸,自己都觉得灰姑娘的故事荒谬,加上她话少性格别扭,成绩平平,更无半点引人入胜之处,也就自觉掐断了青春的那一点骚动。   第二章程铮,我得罪过你吗  动作轻一点你会死吗就在韵锦把背往后面的桌子用力一靠之后,一个男生不耐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知道是自己无意识的动作惊扰了后排的同学,她飞快地挺直背,没有回头,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声音微不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