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終成過往,繁華終歸落幕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流年終成過往,繁華終歸落幕

一曲雪飛江南,附景成思,渲染幾度年華。 雪粘附在窗櫺上,淡淡愁思驟上眉頭,白雪飄飄灑灑,遮蓋了新年的肅穆。

捲捲西風,淒冷了我那獨自遠望的心,剎那,情灑落,淚成行。

面容依舊,回眸停留,仍青澀微羞,瞳孔裡透著點點星光,抬頭仰望,自己已不再單純,已不再敢直視太陽,因為憶不起從前,命運持續輪迴,人未老,心卻已經滄桑。 秋風繾婘的寂寥,於歌聲裡旋轉出憂傷。 頓時,思緒惆悵,翻開過去的舊相冊,那些時光歷歷在目。

敲打著鍵盤,淚水伴著思念在眼裡閃爍。 只是,時光不再倒流,此時,相隔一方,獨自吟唱。 殘缺的記憶,碾碎了雙眼,受傷的心靈更加永寂,只是現在的種種,不願再當真。 淡淡的思念,淺淺的憂傷,暮色生煙,即使花兒不開放,它也會給人綠色的希望,哪像我,撫琴獨唱,獨自惆悵。

靜靜的坐在熒屏之前,歌聲悠悠入耳,紛雜的思緒飄向遠方,留下了一地悲傷,只待繁華落幕時,回首過往,不禁慨嘆,流年終成過往,繁華終歸落幕。 有時候,獨自一個人對天仰坐,看著天邊的夜幕與初陽的離合,一個人的時光,倚著太陽,初光溫暖著心房,止不住在心田蕩漾。

青絲顯出年輕的光芒,笑容有著奇異的力量,那年幼的身影,映照在土牆上。 落日系餘暉,還有多少往事讓我回味,月光似清水,早已心死如灰,幻想總是如此純美,現實卻讓人心神疲憊。 紅塵之事,各種承諾剎那間,發生破碎,一個人孤單執著,是快樂還是憂傷?初陽微升,淺云初露,一個人孤單安靜的降落,擁擠的只剩下落寞。

朝暉夕陰,花開葉落,微霧輕拂,炊煙繚繞。 風撫琴,意如畫,繾婘了整個流年。

  我研墨執筆:道盡天下癡情話,抒盡心中最悲情。

窗外細雨霏霏,朦朦朧朧的霧靄,散發淒冷落寞之感,那是誰的眼淚在飛。 劍煮酒無味,飲一杯為誰,煮酒論青梅,我到底還在思念誰,我的眼淚到底為誰在飛?秋風繾婘,一個簡單空靈的女子,喜歡研墨執筆,用文字偽裝自己的柔弱,掩飾內心的落寞之感。

清風雅琴,拂一世哀傷,動一身情懷,細數流年過往,任細雨淋漓,惆悵飄揚,動了情,動了愛,轉身落寞,滴墨成傷。 聽秋風繾婘,迫散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