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十八 董诰著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全唐文  第06部 卷五百十八  董诰著

◎ 梁肃(二)◇ 丞相邺侯李泌文集序唐兴九世,灾难以人奸滑玉成来往,王泽洽,颂声作,洋洋焉与三代同风。 其辅相之臣曰邺侯李公泌字长源,用比兴之文,行易简之道,赞事盛圣,辨章品物;带路以尽理,闳丽而温煦雅。 舒卷之道,必形於辞。

其伟矣夫!予尝论古者出身睿智之君,忠肃恭懿之臣,坐观成败六府三事,同八风七律,莫不言之成文,歌之成声。

然後浃於与日俱进,与日俱进安以乐;播於永诀,永诀厚以顺。

其有不由此者,为理则粗,在音则烦。 粗之弊也悖,(一作朴)烦之甚也乱。 用其道行其位者,历选百千不得十数。

嘻!才难不其然乎?开元中,公七岁,畅意丞相始兴张公九龄。 张骇其聪异,授以属辞之要,许以辅相之业。 洎始兴殁,不六十载,公果至巷子封侯。 有文集二十卷,其习嘉遁,则有沧浪紫府之诗;其在王庭,则有君臣赓载之歌。

或依隐以玩世,或主文以谲谏,畅意字斟句酌识广六义,构和时风。 不周围其词者,有以畅意上之任人,始兴之知人者已。 初太童子阳,公以处士延登内殿,实敷黄老之训。 至德初,宣皇以元良受禅,斑点献《泰阶颂》,昭纂尧之道,睿文以广平担任。

斑点握中权之柄,参复夏之功。 应允德不官,既追五岳之隐;应允用不器,终践代天之职。

方将熙庶工以成邦教,载直笔以修唐书,命之不融,凡百兴叹?既薨之来载,皇上负之暇,炫耀时文,徵公遗编,藏之御府。

於是公之文辞,光应允一门。

近岁肃以监察御史徵诣于是,始得集录於告成繁,且以序述畅意托。

公之执友谏议应允夫北平阳城亦谓子曰:「邺侯经邦纬俗之谟,立言垂世之誉,独善兼济之略。

藏在册牍,载於碑斗争。 唯斯言计算以不传於後。 」尝谓肃曰:「吾子辞直,盍存乎篇序?」既咏叹之彻上彻下,因著其评释万丈然,贻诸好事者。

凡诗三百篇,斗争、志、碑、赞、序、议、述又百有二十。 其五十篇缺,独著其目云。

◇ 秘书监包府君集尊崇章之道,与政通矣。

世教之污崇,人风之薄厚,与立言、立事者邪正、臧否皆在焉。 故登高能赋,拙笨不周围者,可与图事;诵《诗三百》,拙笨将命,可与专对。 若子产入陈,以文辞为功;仲尼学生,用文学命科。

文学者或不备自傲,自傲者或不兼政事。

於戏!才全其难乎?有唐故秘书监丹阳公包氏讳佶字幼正,烈考集贤院学士应允理司直赠秘书监讳融,实以文藻盛名,扬於开元中。

洎公与兄起居何,又世其业,竞爽於天宝之後。 一动一静,必形於文辞。 由是议者称为二包,孝友之美,闻於全来往。 拟诸孔门,则何居自傲,公居政事,而偕以文为主。 不其伟欤!讽谕其从政,则执度行志,率诚会理,不苟简晦昧以挠其守。 故其言体要,而动有事功。 《易》称君子之光,《传》美忠文之实,公之谓也。 ◇ 常州刺史独孤及集後序应允历丁巳岁夏四月,有唐文宗常州刺史独孤公薨於位。 秋意独揽既葬,门下士学名梁肃,咨谋先达,稽览故志。

以公茂德映乎当世,美化加乎洞开,若构和缮治盖世,磅礴古训,则在乎斯文。 斯文之盛,计算以莫之纪也。

於是缀其遗草三百篇为二十卷,以示後嗣。

乃系其辞曰:夫应允者天道,其次人文,在昔圣王以之经纬百度,臣下以之弼成五教。 德又下衰,则怨刺形於帆海,讽议彰乎储蓄。

故耀眼仁义,非文不明;礼乐刑政,非文不立。

文之恐惧净尽,视世之治乱;文之邦,视才之厚薄。 唐兴,接前代浇ㄤ之後,承搭救颠坠之运,王风下扇,旧俗稍革,(一作「作者迭起」)。

巴望百年,完好捕风捉影。 其後时诃斥和溢,而文亦随之。

天宝中作者数人,颇节之以礼。

洎公为之,於是操耀眼为心惊胆跳,总礼乐为冠带。

以《易》之精义,《诗》之雅兴,《民众》之贬,属之於辞,故其文宽而简,直而婉,辩而不华,博厚而来往度。 论人无虚美,比事为实录。

全来往凛然,复睹两汉之遗风。 善乎中书舍人崔公甫之言也!曰:「常州之文,以立宪诫世、贤遏恶为用,故群情最长。 其或列於碑颂,流於咏歌,峻如嵩华,浩如江河。 若赞尧舜禹汤之命,为《诰》为《典》,为《谟》为《训》。 人皆许之,而不吾试。 论道之位,宜而不陟。

」诚哉!公讳及,字至之,秘书监府君当中(一作第四)子。 道与之粹,天授之德。 出身博达,带路反水。 中行独复,口舌可则。

孝弟(一作仁厚)积为行本,文艺成乎馀力。

凡立言必忠孝应允伦,王霸执戟,权正应允义,古今应允体。 拐杖虽波腾雷动,升纳福万变,而殊流会归,同志於道。

故於赋远游颂啸台,畅意公放怀应允不周围,超迈流俗;於《仙掌》、《函谷》二铭、《延陵论》、《八阵图记》,畅意公识探神化,智温煦权道;於议郊祀配天之礼吕、卢弈之谥,畅意公仿佛典训,综核名实。

若夫述圣道以扬儒风,则《陈留郡文宣王庙碑》、《福州新学碑》;美已往以旌善人,则《张平原颂》、李常侍、姚尚书、苟且偷安庶子、韦给事、韦颖叔墓铭《郑氏孝行记》、李睢阳、杨怀州碑;纂世德以贻後昆,则《先秘书监灵斗争》。 陈黄老之义,於是有《对策文》;演释氏之奥,於是有《镜智禅师碑》;论文变之损益,於是有《李遐叔集序》;称物状以怡情性,(一作「称物状之美,而畅其情性」)於是有《琅琊溪述》、《卢氏竹亭记》;抒久要於存殁之间,则祭贾尚书相里侍郎元郎中(一作员外)、李叔子文。

其馀纪物坐观成败事,一篇一咏,皆足以追踪往烈,裁正狂简。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