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光欲截蓝田玉。提出西方白帝惊:李贺《春坊正字剑子歌》赏析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神光欲截蓝田玉。提出西方白帝惊:李贺《春坊正字剑子歌》赏析

先辈匣中三尺水,曾入吴潭斩龙子。 隙月斜明刮露寒,练带平铺吹不起。 蛟胎皮老蒺藜刺,鸊鹈淬花白鹇尾。 直是荆轲一片心,莫教照见春坊字。

挼丝团金悬,神光欲截蓝田玉。 提出西方白帝惊,嗷嗷鬼母秋郊哭。

李贺鉴赏《春坊正字剑子歌》,是李贺乃至整个中国史上的一首著名的咏剑诗。

它以构思新颖、设想新奇、比喻奇异、主题深刻而著称于世。

沈德潜在《别裁》中评这首诗说:从来咏剑者只形其利,此并传其神.这个切中肯綮的评语,为我们指出了理解这首诗的主旨。

诗的写作时间,可能在入京作奉礼郎任内。

春坊正字,唐太子宫中掌校正经史文字的官名,隶属于左春坊,所以称为春坊正字.剑子,即剑。 先辈匣中三尺水,曾入吴潭斩龙子。

读的开头二句,直接入题,说在太子宫中担任正字老前辈的剑匣中,装着一柄光芒耀眼如三尺秋水的宝剑,它曾上山刺虎、入水斩蛟,来历不凡。

吴潭斩龙子;暗用《世说新语》中载周处在古吴地的义兴长桥斩蛟的故事。

隙月斜明刮露寒,练带平铺吹不起。 蛟胎皮志蒺藜刺,鸊鹈淬花白鹇尾.这四句紧接着说,远远看去,这柄宝剑好似从云隙中射下来的一抹月光,寒气侵人;又像是一条平铺着的洁白的绢带。 银光闪闪,老鲨鱼皮制成的剑鞘呈现出蒺藜刺般光彩艳发的花纹,剑身上涂抹着一层厚厚的鸊鹈油像雄鹇鸟的尾羽毛般锃亮,永不生锈。 蛟胎皮,就是鲨鱼皮,有珠纹而坚硬,古代的剑鞘多用它做成。 蒺藜,草木植物,果实圆而有刺。 这里用来形容剑鞘的花纹。

鸊鹈,水鸟名,用它的脂肪涂剑可以防锈,淬,是涂抹的意思。

白鹇鸟名,似山鸡而色白,尾长三尺,这里用以形容剑的锃亮。

在这六句里,诗人用三尺水、隙月斜明、练带平铺、白鹇尾等一连串的比喻,渲染宝剑的光亮,用蒺藜刺形容剑鞘的精美,并用周处长桥斩蛟的故事,极力赞美宝剑的不凡经历,重点在形其利,下面的六句则把笔力的重点转向传其神.直是荆轲一片心,莫教照见春坊字。

这两句的意思是说,这柄宝剑不仅精美绝伦,锋利无比,而且有一颗跳动着的心--一颗象战国时期的著名侠士荆轲那样的侠义之心,希望为国解愁、为人赴难,盼望着难能再有一试锋芒的时刻;然而它却长时间地被闲置不用,整天被佩在一个九品文官春坊正字的身上。

难道它不感到委曲、羞愧吗?所以在这里诗人呼告、祈求:不要让这柄满怀侠义之心的剑宝整天无所事事,徒然让它的光辉照映着春坊的图书文字吧!这两句是全诗承上启下的过渡句,在这两个里,诗人想落天外,比喻新奇,以飞扬之笔,点燃了全诗光照之火,成为统帅全诗的灵魂,把咏剑的主题升华到了咏人的高度,它十分自然地把宝剑的被抛弃、春坊正字的大材小用和诗人的失意不遇绾合在一起,咏剑的不能尽其用,实写人的不能尽其材;剑的不遇,正是春坊正字和诗人的不遇的真实写照。 咏剑是宾,咏人才是主。

王琦评云:通篇供剑以抒不遇知己之感。

可谓中的之言,接着诗人又写道:挼丝团金悬,神光欲截兰田玉。

提出西方白帝惊,嗷嗷鬼母秋郊哭。

挼丝团金:用金丝编制成的圆形繐子。 .(lùsú:)下垂的样子。

这四句的意思是说,这柄宝剑虽然久遭废弃,不得其用,但它的神威却不减当年。

你看它那剑柄上垂着的金色丝缚还是那样鲜艳夺目,它在匣中发出的奇异光芒,随时都在跃跃欲试,想把那坚硬无比的兰田美玉切削成泥呢!西方的白帝看见它也会惊惶失色,神母也会吓得嗷嗷大哭。 在最后两个诗句里,诗人用了刘邦斩蛇的故事。

据《史记·高祖本纪》记载,刘邦酒醉夜行,遇一大蛇当道。 刘邦挥剑把蛇斩为两段。 后来有人经过这里,见一老妇啼哭。

问她的原因,她说她的儿子是西方之神白帝的儿子,化成龙,被赤帝的儿子(刘邦)杀了,所以伤心啼哭。

说完这个老妇就不见了,她原来是西方的神母。 诗人借用这个典故,进一步渲染春坊正字宝剑的神奇威力。 全诗由形到神,由物及人,构思新颖,设想奇特,比喻连珠,绾合自然,炼字妍冶而传神,用典多而不晦涩,跳跃大而脉络暗藏,主题深刻而无枯燥之嫌,不愧为咏剑的名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