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碰一碰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二百二十七章 碰一碰

“客卿终于来了。 ”说话那人嗓音里带了点戏谑之意,言下之意便是,你居然真的敢来。

“应该没有迟到。 ”苏小闲眼帘低垂,噙着一抹淡笑,轻声道“作为奖励,总该让我先看看人吧。 ”“那当然。

”那人指了指头顶的屏幕,画面一变,像是一间封闭的屋子,其间匍匐着一个中年男人,模样有些凄惨,被粗大的锁链自锁骨处穿过,宛如巨蟒缠身,狠狠吸食着他体内的灵力。

“眼熟吧,您之前见过的,从安家借来的缚妖链,配合要诀一起施展,连远古大妖也别想挣脱,您这朋友能享受到这般待遇,也算是荣幸了。

”对面人得意的话语传来,苏小闲仿若未闻,他的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你们没有让人看守”闻言,那人微微一怔,突然笑了出来“有这个必要么,被缚妖链锁住,即便将他扔到大街上,他也只能爬着回赵家大院。

”“那我就放心了。 ”苏小闲点点头。

“什么意思”说话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姓苏的不会是脑子气糊涂了吧,他们在这里摆开架势,为的可不是邀请对方过来参观。 今日,在众散修的面前,必须狠狠捏断这根赵家的脊骨,绝无商量的余地。

“哼,请吧,家主在楼上等着您呢。 ”见对方没有回话,他伸出手,准备在前方带路。 忽然,一阵野兽苏醒的低吟声自背后传来,沉闷且压抑,带着丝丝腥臭的气息,于此同时,同伴的惊呼声也在耳畔响起。 “不必了,我自己上去吧。

”苏小闲的声音很轻,让人很容易忽略其中蕴含的冷冽。 凭空出现的银尸没有过多停留,瞬间出现在其中一人的背后,趁其不备,将他猛的拎在手中,朝着人群砸了过去。

“吼”“狗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惊怒喊着,脚下多出一朵金莲,却不是为了进攻,反而是转身朝楼上逃去。

没人想过,在这种情况下,苏小闲居然提也不提协商的事情,而是主动出了手。 他们想赢的体面,最好还能展现一番刘家的风度,却没想到碰上了一个疯子。 “二十息家主和各位前辈就在楼上,自己只需要撑住二十息即可”七八位大修士不约而同的朝楼上跑去,他们都知道苏小闲是七品中期的剑修,如果一涌而上,绝对能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没人愿意替他陪葬,自己这边这么多修士,明明可以不伤分毫拿下对方的“就这”看着眼前一幕,苏小闲挑挑眉,略有些惊讶。

虽说修为越高越惜命,但这也太过了。

简直就像在欺负一群小孩子。 银尸嘶吼一声,眨眼间又抓住了两个修士的衣领。 木剑悬在半空,绚烂的金蓝色迅速覆盖其上,苏小闲用只剩下最后一次的阴阳御剑术,正式掀开了这场大幕。 噗嗤。

第一个人的身躯被洞穿,随即有烈焰凶猛将其吞噬。 层层寒霜自进门处朝里面延伸,木质地板很快染上一层薄凉的碎冰渣。 “架起防御法器。

”不是每个人都失去了分寸,刹那间,已经有人反应过来,高呼一声提醒同伴。 各式各样的法器绽放光亮,齐齐朝着那柄飞剑堵去。 “别慌,只要限制住这柄剑,光靠我们几个也能杀了他”一个身材五短的胖子被银尸捏在手中,他是武尊,在力气上却完全被这怪物压制。 一记法诀级拳法狠狠轰在了怪物的小腹,对方却连眉头都未皱一下,反手将乌黑指甲刺入胖子的胳膊,疼的他冷汗直流。 闻言,苏小闲嘴角轻扬“你在想屁吃。

”他之前便考虑过系统的优势,自己无论什么神通,只要吃下去便能熟练运用,在这之上,应该从哪方面练习效率才会更高想了很久才想明白。

经过几个月的对战,现在便是初见成效的时候。

苏小闲再次出剑,没了阴阳御剑术的加持,威力比起之前还要略低一些,紧跟着他挽了挽袖子。 轰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一记六合八法拳狠狠轰在一尊金丹修士的身上,趁其被轰飞的刹那,苏小闲朝着天空挥挥手。 飞剑及时的出现在了身前,来了一次干脆利落的补刀。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又折损了一位同伴,灵力重新化作真气,拳法粗浅,却挡不住境界碾压。 七品中期和初期间的差距,比五品和六品之间还要恐怖。

苏小闲以一种极为夸张的速度切换着自身职业,而带给其余人的感官,便是他们在同时面对一位剑修和武尊,再加上一尊近乎等于中品武尊的怪物。

三个七品中期打八个七品初期的下场是什么仅仅十七息的时间,苏小闲掌中铁牌里,已经多出八枚金丹和舍利。

没有丝毫犹豫,苏小闲就像磕豆子似的将其全部吞入腹中。 他的确没有别的依仗,但系统便是自己最大的靠山。 八枚传承入肚,超过三十万点能量点数,经验槽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跳动。 自从乙级赛上提升到七品中期以后,经验槽的上限就变成了六十万,而苏小闲之所以敢只身赴宴,只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踩着刘家,成功突破七品后期。 “上来就送一份大礼,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苏小闲将木剑取回手中,缓缓朝楼上走去,虽然自己已经努力加快速度,但足足二十息的时间过去,即便楼上是一群七品的猪也该反应过来了。 “进去了”一众散修握拳。

如果他们没看错的话,苏小闲的确只有一个人而已。

随即似乎有火光闪动,莫非是已经交手了“啧,你们说他还能出来吗”“能啊,赌一波刘家吃素信佛呗。

”男人嘲弄笑道。

“怎么没动静了,好歹也是个七品中期修士不会这么快吧。 ”有人持不同意见。 “别忘了,他的确是七品修为不错,但是他是剑修啊。

”男人面露古怪。

剑修这东西,也能算修士恐怕称之为杀手更合适一些。 而当一个杀手去和人堂堂正正作战,除了失心疯以外还能找到别的理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