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少聪:民国时期 ( 1912-1928) 新疆侨务工作研究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曾少聪:民国时期 ( 1912-1928) 新疆侨务工作研究

内容摘要:关键词:民国时期;新疆;侨务工作作者简介:  【摘要】学术界有关民国时期的侨务工作研究,主要探讨国家层面的侨务工作,而对地区性的侨务工作较少涉及。 自古以来,新疆是多民族聚居的地方,与周边多个国家接壤,汉族和少数民族向海外移民较为频繁。

杨增新主政新疆时期,开展了一系列积极的护侨和救侨工作,维护了新疆籍华侨的权益。 其举措包括设立涉侨组织机构、交涉华侨损失赔偿事宜、妥善安置归侨和在特定历史时期里禁止人员出境。 尽管受俄国国内局势与中俄关系、杨增新主政新疆时期对外所采取的中立政策等多种因素影响,致使侨务工作成效受到了很大的制约,但是,这一时期的新疆侨务工作还是取得一定的成绩,应值得肯定。

  【关键词】民国时期;新疆;侨务工作  【作者简介】曾少聪,《民族研究》编辑部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新疆历史与发展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学术界有关民国时期的侨务工作研究,主要探讨国家层面的侨务工作,而对地区性的侨务工作较少涉及。

又因为早期我国的海外移民主要是汉族移民,来自福建、广东和浙江,大多移居东南亚、北美和欧洲地区。

因此,学术界关注的重点也主要是汉人的海外移民和上述地区的华侨华人,而对新疆海外移民和中亚地区华侨华人的研究则比较少。

新疆是多民族聚居的地方,与周边多个国家接壤,汉族和少数民族的海外移民频繁。 本文主要探讨杨增新主政新疆时期的侨务工作,阐释其侨务工作的举措和得失。

  杨增新(1864-1928),字鼎臣,云南蒙自县人,清光绪十五年进士,曾在甘肃任职。 1912-1928年,他先后担任新疆都督、省长兼督军、省主席兼边防督办等职,统治新疆长达17年。

杨增新不仅是辛亥革命后新疆的首位军阀,而且是民国时期主政新疆时间最长的地方行政长官。 对于杨增新的研究,学术界已取得了不少研究成果,主要关注杨增新的内政、对外关系、司法、民族、宗教、教育文化和综合研究。

但是,对于杨增新主政新疆时期的侨务工作,则鲜有涉及。

而关于新疆籍的华侨华人的研究成果,则重点研究新疆籍的少数民族华侨华人,主要为移民人数、移民成因、移民类型、移民特点和在移居地的适应情况等层面。

其中,陈香苓、魏长洪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中亚华侨研究》对杨增新主政新疆时期的侨务工作给予了一定的关注。

本文通过介绍杨增新主政新疆时期的新疆籍华侨华人概况,重点阐述了其所采取的一系列护侨和救侨举措,指出这些侨务工作举措对维护华侨权益发挥了积极作用。 但同时也指出,受俄国国内局势,中俄之间不对等的关系和杨增新主政新疆时期对外所采取的中立政策的影响,其侨务工作的成效受到了很大的制约。

尽管如此,这一时期的新疆侨务工作还是应值得肯定的。   一、杨增新主政时期的新疆籍华侨华人  据统计,2010年新疆籍华侨华人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有100多万人,他们主要集中在中亚地区,其中维吾尔族华侨华人约有70-80多万,哈萨克族华侨华人华侨约13.5万,回族约12万。 从历史上看,中亚地区因地缘优势,一直为新疆籍华侨华人移居的主要地区。

清朝末年,中国蒙、哈、回、缠人民,每年赴沙俄各地贸易佣工者,人数较多。 据统计,1897年,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的塔兰奇人和东干人合计71019人,其中塔兰奇人55815人。 1910年,中亚地区的华侨分布区域扩展,其中俄属萨玛尔有2000多人,阿拉木图有9000多人,安集延和塔什干合计有12000多人,浩罕和倭什合计22000多人,此外,斜米、墨斯科、哈喇湖、托湖玛克等地方均有数千人或数百人。 此外,“新疆沿边一带,每年赴俄作工之人,约计在一万五千以上。

春去秋归者有之,数年始归者有之,有获利言旋者,亦有徒手空归者。

”综合分析,1910年前,俄属中亚地区的华侨华人至少有6万以上,且尚未包含赴麦加朝圣者和其他地区的华侨;其主体应为新疆籍华侨华人。   辛亥革命后,前往俄属地区经商、佣工的新疆籍华侨不断增多。 20世纪初,沙俄因人力缺乏在新疆招工,每年赴俄做工和经商的人数较多。

比如,在1908-1916年的9年内,新疆乌什县依布拉音卡赴沙俄做工、经商的人数计为22189人(其中1908年缺春季人数、1914和1915年缺冬季人数),每年平均人数应不低于2500人。

而1911年至1913年“每年有2~万喀什噶尔人前往费尔干纳做季节工”;至1914年,则有4万人,一般年龄在18-50岁之间。

这一时期,新疆籍华侨华人尤其是维吾尔族华侨华人的人数处于增长趋势。 1917年,据俄罗斯对农村地区人口的统计资料显示,当时有60988名塔兰奇人(指由伊犁移居俄国的维吾尔族)和39528名喀什噶尔人(指由南疆地区移居俄国的维吾尔族)。

同年,谢彬曾言:“新省人民居留亚俄各地,经营商业,从事工作,人数之多,达十余万。

”其中,萨玛尔约1万人,阿拉木图约万人,塔什干约-万人,浩罕及窝什共约3万多人,哈喇湖万多人,其他如塞米省城、阿依库斯、亚莫斯可、托乎马克、阿里玛图,各数千人或数百人不等。 ”此外,每年赴麦加朝圣的人数不少,“凡请领护照赴土耳其(作者注:应为麦加)朝汗者每岁不下数万人”。

另据新疆外交署民国七年(1918年)九月三十日文:每年领照人民,全疆不下二三万人。 此外,每年从新疆赴俄种烟者人数众多,比如1917年,伊犁镇守使杨飞霞曾说本年从伊犁赴俄种烟的人数达到20000多人。

瑏瑠据上述,在1917年,新疆籍的华侨华人在俄属中亚等地的人数估计应当在13-16万之间,其主体为维吾尔族人,且绝大多数分布在今中亚地区;这一时期,新疆籍华侨华人所增加的人数主要应为自由赴俄觅工的季节劳工。   到1926年,全苏联的维吾尔族人有万。

其人数与1917年相比,增长幅度不大。 其主要原因有三个:1、为保华商、华工利益,国民政府封闭疆界,禁止新疆边民赴俄中亚做佣工:2、1917-1922年,俄国国内局势不稳定,部分新疆籍华侨华人因生命和财产受到危险而选择归国,如1919年5月,喀什赴俄人员已从俄国招回华侨500余人;3、由于苏联政府实行不允许私人经商与雇工的政策,杨增新惧怕华侨赤化并煽惑新疆,停止签发赴中亚护照,故1925年后中亚华商华工人数逐年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