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季】录取通知书:一边是梦想,一边是离别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开学季】录取通知书:一边是梦想,一边是离别

  央视网消息:又是一年开学季,大学新生们的行囊里都会装着录取通知书。 这封录取通知书,之于每个学子而言,是一份珍藏已久的梦想,是一段新的人生征程;对于父母而言,是十几年来育子成才的小骄傲,更是一张意味着分离的车票。   大学开学前的几天,刚拿到通知书时的兴奋和激动已然变淡,分离的情绪却在夏天的末季悄悄升温。 最近被推上热搜榜的八月开学恐惧症,说的不仅仅是学生,更是独生子女的父母们。   从此故乡只有夏冬,再无春秋,这句话或更适合父母说  家里的一切还是原来的样子,但是却少了孩子的影子。 家住湖南的林佳,女儿考上了北京的大学,一家人都十分开心。

但是,孩子刚离开家时,她总忍不住想通个电话,可知道孩子在军训,平时不让带手机。

所以,多数时候她只能默默想念孩子。   我不敢收拾她的房间,觉得乱糟糟的样子就像她还在家陪着我一样,干干净净的反而不顺眼。 孩子她爸也说我最近特别容易发呆。 林佳说,看着女儿屋子里的东西,心里空落落的。

  林佳住的县城离女儿上学的城市相距1500多公里,特别是在小小的县城,不通火车和飞机,交通十分闭塞。 女儿回趟家很不容易,即使从她上学的城市坐高铁到隔壁县,就得9个小时,再从隔壁县回家,还得两个小时的车程,飞机的话也得转机几次。

所以,只有放长假的时候,女儿才能回家。

  林佳还记得送孩子去学校的那几天,走在校园里,看着孩子将生活四年的宿舍,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

报到当天晚上,他们夫妻俩跟孩子在宿舍楼下分别,一向很坚强的老公也忍不住落泪了。   林佳慢慢地也不再一遍遍嘱咐了,她选择放手,让孩子学会独立。

但之后漫长的日子,她更多的是自言自语。

  也不知道她力气那么小,能不能拧干洗好的衣服。 她平常爱吃方便面,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天天吃垃圾食品。

也不知道一向比较内向的她,有没有受委屈,有没有和同学处理好关系。 也不知道……林佳就这样每天重复着,担心着。

  只有一通电话救我。

她很期待每次跟女儿打视频电话,看着手机屏幕上笑得很开心的女儿,她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来。   一部分独生子女的父母,在孩子开学后的一段时间难以适应。

  曾经有位家长在朋友圈里写道:早晨不用闹铃,我会习惯性地自然醒来,想着该给儿子做什么早餐。 打开儿子的房间,看着空荡荡的床铺,整齐的书桌,这才醒过神儿来,儿子已经上大学去了。

一边做着早餐,一边想着儿子在做什么。 吃着早饭,和老公随口聊起的仍是儿子。 下班依旧是步履匆匆,回到家,习惯性的打开灯,灯光总让我觉得温暖。   很多家庭因此成了暂独家庭,他们很羡慕有几个孩子的家庭,老大飞走了,至少还有老二陪着。

  对于很多父母来说,有子女的家才称为家。

  但从此,只有夏冬,家才是一个完整的家。 图片来自:中新网  但我也可以有自己的生活  李芳的儿子今年该读大三了,她也经历过林佳的孤独。 两年来,她面对多次的相见与分离,说习惯了分离是不可能的,孩子离家的时候还是有些失落的,但是现在我适应了孩子不在家的生活。   去年,李芳在朋友圈转载了一篇题为《致我们终将远离的子女》的文章,里面有段话她印象深刻:你可以给予他们你的爱,却不是你的想法,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可以庇护的是他们的身体,却不是他们的灵魂,因为他们的灵魂属于明天,属于你在梦境中也无法达到的明天。 你可以拼尽全力,变得像他们一样,却不要让他们变得和你一样,因为生命不会后退,也不在过去停留。   李芳也是一个传统的母亲,她将生活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孩子身上。

她的工作不忙,而丈夫工作很忙,照顾上高中的孩子的重任就摊到她一人身上了,对她来说,家庭比工作更重要。   为了能离学校近点,上下学更加方便,李芳放弃了熟悉的生活环境,陪着孩子住进了市里昂贵的学区房。

她住的那个小区是标准的学区房,房价高,环境差。

周围邻居也是跟她一样的家庭,她们聊天的话题永远离不开孩子,跟她们的生活一样。   高三那年,家里的每个人都绷着一根弦。

早上,我总是比孩子起得早,得提前为他准备好早餐,牛奶啊鸡蛋啊,孩子学习辛苦,营养得跟上。 上班之前,我还得将孩子的午餐准备好,趁着上班午休的空档,给孩子送午饭。

高三嘛,也不是说惯着孩子,而是他们的时间实在是宝贵,能为他节约一点吃饭排队的时间也好。

晚上,给他做点宵夜,洗洗衣服。 李芳说自己像个陀螺一样,围着儿子不停地转。

  高考的结束,也意味着李芳忙碌生活的结束,而那张录取通知书,也成为她那一年的最好奖赏。

  孩子离家上大学之后,李芳突然就不知道干什么了。 仔细想了一想,她有了更多属于自己的时间,但好像从来就没有属于自己的爱好。

  其实一方面,我们希望孩子留在自己身边,但是另一方面,我们更多的是选择放手,他们有自己的人生。 那我为什么不能拥有自己的生活呢?李芳说,没有爱好,就培养爱好。

  现在,李芳迷上了旅行。 在工作不忙的时候,她就约几个朋友到处去游山玩水,时间短的时候,就去家周边走一走,时间充足的话,就买张机票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李芳还是他们单位年会时,走秀节目的一把手,她在家买了很多件旗袍,每天下班后就去练台步,最后她们的旗袍秀还在年会获得了一等奖。

  我渐渐从属于自己的生活里找到了乐趣。

以前,旗袍对我而言,是给孩子高考加油打气的武器,希望他考试能旗开得胜,但是现在,旗袍真正成为了我自己的爱好。   看着爸妈的朋友圈里,多了游客照和简易vlog记录生活,李芳的儿子小高,并没有吃醋,反而很开心。 作为独生子女,我一直是家里的核心,压力山大。 父母有自己的生活,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减压吧。

他说,有时候父母打电话给他,不是问过得怎样,而是让他帮他们买旅游机票。   龙应台在《目送》中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在父母与孩子特殊的爱之间,也许我们不需要计较太多。   有彼此,也应有自己;有自己,会更有彼此。 (实习记者符洪铫编辑张恪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