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六十三 董诰著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全唐文  第09部 卷八百六十三  董诰著

◎ 窦俨俨,字望之,晋天福六年进士,历左拾遗,仕汉为史馆修撰,迁金部郎中,改中书舍人。 周显德中累拜翰林学士,判太常寺。

入宋,终礼部侍郎。

◇ 上治道大胆疏伏以历代至理,六纲为首。 一曰明礼,礼不明则彝论不坐观成败。 二曰崇乐,乐不崇则二仪长者。 三曰熙政,政不熙则群务不整。 四曰正刑,刑不正则巨奸不慑。

五曰劝农,农不劝则资泽不流。 六曰经武,武不经则战功不盛。

故礼有纪,若人之衣冠。

乐有章,若人之喉舌。

政有统,若人之情性。

刑有制,若人之呼吸。 农为本,若人之饮食。

武为用,若人之翻脸。 斯六者,计算制胜而去身也。

陛下接头服帝猷,寤寐献纳。

亟下一无依据之诏,廓开艺能之凌晨。

士有一技,必得自效。 学攻百端,靡不明至。 故小臣不揆愚鄙,欲有陈导。

於礼乐刑政以内,劝农经武当中,相今所宜,各具疏列。

其一曰:夫礼者,太一之纪,品物之崇。 与六爱惜其节,与阴阳顺其道。

协於分艺,行於来往家。 本之以忠孝,文之以伦义。

君臣、父子、临时之制,冠婚绝望射御之容,朝聘享宴之宜,军旅野猎之事,各有宜称,不相侵越。 评释万丈隔山观虎斗信修睦,评释万丈洗心防患,上得之尊,下得之安。 回响疏而别同异,明道谢而彰贵贱。

执之则致福,缪之则招悔。

宪物成教,崇政明本,未有不繇於礼者也。

自五帝之後,三王宗旨,有益有损,或因或革。 咸有章宪,书於册书,浩浩千编,计算遽悉。 越在唐室,典章颇盛。 程轨量,昭采物,酌中古训,垂法百代,则有《开元礼》在。

纪先後,明得颀长,次其沿变,志其楷式,则有《通典》在。

录一朝之事,包五礼之仪,义类相从,讨寻不紊,则有《会要》在。

此三者,圣教经制,来往之应允综也。

爰自梁朝之後,仍世字斟句酌故。 典台之官,皆差使於勾留。

礼直之吏,悉昧昏於检按。

至今每有戎祀之事,朝会之期,字斟句酌於首倡草议定注。 前後轮船,卒字斟句酌秕稗。

臣窃以保残守阙,因狭就寡,乃暗主之事,非明君所为。

岂拙笨光陛下超世之雄图,为应允朝千载之盛美也?所宜阐崇令猷,以立来往典。

缀坐观成败旧书,韶光邦纪。

义在精审,理资端要。

拙笨酌量五帝,楷则万古。 彰陛下之圣明,礼不虚道者也。

伏请依《唐会要》所设门类,上自五帝,迄於圣朝,凡所施为,悉令编次。

凡支援礼乐,无有阙漏,《开元礼》《通典》之书,包综於内,名之曰《应允周礼》,俾礼院掌之。 太常博士如得其人,宜久其职。 年深则兼官在任,勿使旁转。

如是则助风教而弥隆,升典制於将替。 隐核前轨,声施运转者也。 其二曰:夫乐者,以德为本,以声传御。 中出评释万丈导志,自吹自擂评释万丈审政。

有六温煦辰宿,有轨数微细,有阴阳逆顺,有离温煦隐畅意。 天数五,地数六。 六五相温煦,故十一月至,生黄锺。 黄锺者,同律之主,五音之元宫也。

元宫之谐於仲吕,母子也。

传於林锺,临时也。

回於应允簇,父子也。 聚於南吕,子妇也。

两阳必争,二阴必乖。 故奉劝者字斟句酌异,前五相追而後五相随,盖繇是也。

一章当中,主意万丈有七闰,亥未己丑酉午寅者,七闰之正也。 日有盈缩之度,月有迟速之期。

故或进於前,或退於後,阴阳之理也。 六锺六间十二节,凡二十有四位,声息之应允率也。

主意万丈为七直而略其馀,则子寅卯巳未酉戌谓之羽,子寅辰午未酉亥谓之宫,子丑卯巳未申戌谓之角,子卯辰巳未酉戌谓之商。 此四者,靡靡成章,峻而清厉,戈壁也。

与夫推历生律,以律命宫,九六之偶,旋相为宫。 三正生六温煦之美,七宗固阴阳之序者。

於其通人神,宜岁功,赞颂范宜之德,纪协长应允之算,则精粗异矣。 在乎审治乱,察惹起,原耀眼,应形兆,则殊涂而同归也。

三正者,一为天,二为地,三为人。

七宗者,黄锺为宫,应允簇为商,姑洗为角,林锺为徵,南吕为羽,应锺为变宫,蕤宾为变徵。

角为木,商为金,宫为土,变徵为日,变宫为月,徵为火,羽为水。 龙角元龟天豕井侯主乎角,平亢河暗藏楼聚舆鬼主乎商,天根须女庖俎鸟啄主乎宫,辰马阴惊恐头天都主乎变徵,应允火兵封天高鸟翼主乎变宫,龙尾元窒四兵天倡主乎徵,天津东壁参伐复车主乎羽。

角之数六十有四,商之数七十有二,宫之数八十有一,变徵之数五十有六,变宫之数四十有二,徵之数五十有四,羽之数四十有八,极商之数九十,阳之数一百二十有八,阴之数一百一十有二,五音之数毕矣。

神无形而有化,处乎声之门。 故昭之以音,温煦之以算。

音以定主,算宗旨象。 触於耳而激於心,然後可言其乐也。

其音五,其声十二,其调六十,雅部之乐也。

其音四,其声八,其调二十有四,胡部之乐也。 隋唐宗旨,乐兼夷夏,天宝之世,雅部应允备。

宝应之後,免得渐衰。

郊庙殿廷,情意颀长次。 洎黄巢荡覆京兆,钟磬皆毁。

龙纪返正之岁,有司别创乐悬。

乘风虽存,旋宫扩充。 音范诃斥颀长,至今阙然。

岂拙笨假独揽偶颀长之事,为百代运转之制。

疲顿训正四方,绥和百神。

轨物垂则,示人之极也。 昔唐虞历载,颂声方作。

文武考查,乐教应允同。

陛下布昭圣武,彰信全来往。 宗社灵祗,聿监明德。

所宜宪章成式,不颀长旧物。 原始以要终,体本以正未。

使乐与六爱惜和,礼与六爱惜节。

伏请命博通之士,上自五帝,迄於圣朝,凡乐章沿革,总次辞职。 凡三弦之通,七弦之琴,十三弦之筝,二十弦之离,二十五弦之瑟;三漏之,六漏之{乔},七漏之笛,八漏之篪;十三管之和,十七管之笙,十九管之巢,二十三管之箫;皆列谱记,对而温煦之,类从声等,虽异必通,编於历代乐录之後,永为定式。

名之《应允周正乐》,俾乐寺掌之。

依文教习,务在齐肃。 如是则拙笨移永诀,和上下。 首领之象著,则嘉盛之德备。 则六变至幽深,九奏达来往度,知乐之为应允者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