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家名人故事:德鲁克经常讲的三个故事

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经济学家名人故事:德鲁克经常讲的三个故事

经济学家名人故事:德鲁克经常讲的三个故事文章作者:|时间:2015-04-0714:47:34|来源:  这位先生让我见识到大师还可以这样行为保守、知识渊博、循循善诱,预测新时代仍坚持欧洲旧知识分子形象。 他是奥地利的贵族,但是他做出贵族理应有的贡献。 他后来就任于美国克莱蒙特大学全美文理学院排名第11。

他是美国管理界理论派的非主流,但是在实务上是绝对的主流,因为GE的杰克韦尔奇、微软的比尔盖茨都认真聆听他的话。 他开创了管理学,但不以管理学家自居,习惯称自己是社会生态学家。

他的文章启人思考,但决不作势。

他就是彼得·F·德鲁克。

  他经常给别人讲这三个故事,因为他一辈子的行为都是受这三个故事的启发而践行。   第一个故事  大约在公元前5世纪,有一个工匠受希腊雅典城的委托雕刻一座石像,这座雕像将矗立在神庙的顶上。

这个工匠比预期时间晚了几个月才完成,因为他把雕像的背面雕刻得和正面一样漂亮,雅典城的官员因为他的超时而非常生气,问道:你把雕像的背面雕刻得跟正面一样漂亮有什么用呢?又没人看得见背面工匠回答道:是吗?可上帝能看见  第二个故事  18岁的一天晚上,他到汉堡歌剧院看意大利着名作曲家威尔第的歌剧《福斯塔夫》,并且完全为之折服,但他后来惊奇地发现,这样一部充满热情、活力四射的轻歌剧竟然是威尔第在80岁时所创作的。

当别人问威尔第:你是19世纪最重要的歌剧家,为什么在如此高龄还要继续创作,是不是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威尔第回答道:我的一生就是作为音乐家为完美而奋斗一生。 完美永远躲着我,我当然有义务去追求完美。

  第三个故事  1950年1月3日,德鲁克和他父亲一起去看望着名经济学家熊彼特。 熊彼特当时是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并担任美国经济学会主席。

德鲁克的父亲向熊彼特问道:你现在还跟人提起你将来想被后人记得什么吗这里有一段鲜为人知的轶事:熊彼特是德鲁克父亲的学生。

熊彼特年轻时很帅,人们曾问过熊彼特,你将来想被后人记得什么?他答道:我要成为伟大的经济学家和欧洲美女的情圣!三十多年后,师生重逢时,老师又问起同一个问题。   他答道:是的。 这个问题今天对我来说仍然很重要。

但是,答案却和原来大不相同了。 我希望被后人所记得的是,我曾是一名将许多优秀学生培养成一流经济学家的老师。 到了这个年纪,人们是不是记得我写的书和理论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一个人如果不能使别人的生活有所不同,那么他的一生也只能算是表现平平而已。   这篇读书文章写得比较快,也没多经想,因为大师的书不需多讲,只要看上一段就直接被俘虏。

德鲁克先生共出书39本,平均每2年一本新书,且主题不重。 如果对他的书感兴趣可以先从《卓有成效的管理者》开始看起。